同学情

同学情

同学之情不可忘,一旦同学情超越了法律范畴,那就……

作者:柳福贵 来源:原创 年代:现代 类型:其他 评论:评论 查看:0 发布时间:2017-04-01
换一篇
  • 故事梗概
【微电影剧本】     同学情

柳福贵

【某北方一座新兴的中等城市。

时值春季,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如火如荼,一片片,一簇簇,挨挨挤挤的,让人感到心花怒放。】

【日,中午,较为高档的宾馆内。】

白来和独自一人走在熙攘的人流中,街道两边的高楼鳞次栉比,醒目的广告牌比比皆是,让人眼花缭乱。

白来和来到XX宾馆前,举头望了望这个刚刚落成的宾馆,他一边摇了摇头,一边信心十足地用手列理了理秀发,抻了抻衣襟后,他会心地笑了笑。西装革履的他,让人咋眼看去,无形中就会感觉到,这是一位气度非凡的“阔少”。

他来到餐厅,环顾一周后,选了一个很显眼的位置落了座。

女服务生见有客人,笑容可掬地上前,道:“您好,先生!请问是一位还是……”

白来和,道:“一个人。”

女服务生,道:“先生,用些啥?”

白来和,道:“先来只龙虾;然后上二碗燕窝;一瓶三十年茅台;外加四个本地名菜!”

女服务生,道:“好咧!先生您慢等,马上就上。”

白来和道:“谢谢。”

【女服务生转身离去,白来和顺手拿起一张报纸看了起来。】

【一会功夫,几名女服务生顺次将白来和点的菜放到餐桌上。】

女服务生,客气地,道:“先生,您的菜齐了,请先生慢用!”

白来和礼貌地,道:“不客气,谢谢。”

【白来和一边吃,一边喝着酒。一会功夫,白来和脸上泛起了红晕。他吃饱喝得之后,用餐巾纸查了一下嘴,双手举起,伸了个懒腰……】

白来和嘴里不断地念叨,道:“不错,真是很不错。服务生?服务生……”

女服务生应声,道:“先生,您好有什么吩咐?”

白来和酒气很浓,对服务生道:“不错,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过这么好的菜啦……”

女服务生,恭维地道:“只要您满意,请下次还来光临。”

白来和确之有愧地,道:“那是,那是!一定还会来的。我已吃饱喝得,麻烦小姐,买单……”

【白来和翻遍了身上所有的衣兜,一分钱也没有拿出来。】

白来和笑嘻嘻地道:“小姐,出门急,没带钱!不过,没关系,我找同学把钱送过来……”

女服务生疑惑地看着他,道:“先生,您不会是……”

【这时,经理走了过来。】

经理,道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女服务生抢先,道:“这位先生没带钱……”

经理看着白来和,疑惑地,道:“真的?莫不是……”

白来和忙辩解地,道:“是没带钱!不过……”

经理道:“不会是骗吃的吧。不然,我可要报警啦。”

白来和道:“不是的。我马上就打电话,让我同学把钱带来。”

经理道:“我就相信你一次,我们等!难道还会跑了不成……”

白来和道:“马上,马上打电话,请稍等。”

【白来和掏出手机,拨号……对方接听电话。】

白来和急切地,道:“老同学,我在XX宾馆吃饭,身上没有带钱,请你过来把钱给我还上……”

【过了能有一袋烟的功夫,只见宾馆里来了一些全副武装的公安干警,这些人来到白来和的面前,不由分说地将白来和铐了起来,并将头用黑色的头套给套上。】

公安干警,道:“这个人我们跟踪了很久,他涉嫌诈骗,带走!”

【经理和女服务生一看这阵型,生怕惹事上身,躲得远远地看着这个人被公安人员给带走了。】



【日,宾馆外,警车上。】

公安干警,道:“赶紧给他打开手铐,摘下头套。”

白来和一见是老同学,道:“原来是你,这阵势,把我都吓坏了……”

干警同学,道:“你还知道害怕?”

白来和道:“瞧你说的,我怎么,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啊!”

干警同学道:“还是你的名字好啊!‘白来喝’,吃饱喝得,扑喽扑屁股就走人,还不用给钱。告诉你啊,我也没钱,哥们只能这样帮你了!”

白来和感激地,道:“同学情,真的让我好感动啊!”

干警同学:“记得呦,有事说话。”

白来和道:“一定,日后,少不了你得多跑几趟腿吆。再见!”

【白来和一招手,像是打了个军力,右手在额头稍作停顿,然后向前一伸,转过身,大摇大摆地向前走去。】



【日,野外。原野上的映山红花已凋零,给人以凄凉的感觉。】

【白来和游走在街道上。他来到一个酒店的楼下驻足观望着,酒店门口上方,悬挂着醒目的“悦来大酒店”招牌。刹那间,白来和的脑海中,不断叠印出各种丰盛的酒宴场面的画面。】

【悦来大酒店内,白来和要了一桌丰盛的酒菜,兴致正浓地一口菜,一口酒地豪吃痛饮着……此时的他,早已撑得肚皮发涨,喝得晕晕乎乎。】

白来和大叫着,道:“服务生,叫你们老板过来……”

女服务生,赶紧来到他跟前,道:“先生,有什么需要服务的?跟我说就可以,不用找老板。”

白来和眯着双眼,道:“跟你说?”

女服务生点点头,道:“嗯呢,跟我说就行。”

白来和鄙视地,道:“拉倒吧!跟你说,你就能做主?”

女服务生,道:“只要是合理的正常要求,我都会满足你,先生!”

白来和不屑一顾地,道:“小姐,我酒足饭饱。可是,我发现我没带钱,你能做主,不要我的钱?!”

女服务生,道:“原来是这样,那我可做不了主,我还是请我们老板出来。”

白来和,道:“快点给我叫来。”

【女服务生领着老板走过来。老板上下打量了一番,心的话:看这个人的衣着打扮,根本不像骗吃骗喝的那种人啊。】

老板上前,道:“这位先生,听说你找我?”

白来和,道:“你就是这儿的老板?”

老板道:“对,没错!我就是这儿的老板。”

白来和道:“既然你是老板,我想,你说了一定算数,对吧?”

老板,道:“是呀,绝对‘权威’。先生,你说……”

白来和用手理了理头发,煞有介事地道:“我在你这儿消费,欢不欢迎?”

老板道:“欢迎,欢迎。顾客就是我们的上帝,上帝!”

白来和道:“啊哦,很好。事情是这样的啊老板,吃完了,我发现身上没带钱!你看,这样行……”

老板阴着脸,道:“自古来,吃饭买单,欠债还钱的道理,你不会不懂吧?不买单,找我来也不好使,甭想不交钱,门都没有!”

白来和陪着笑,道:“老板!你想错了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我这不是想跟你商量着来嘛。”

老板,道:“有什么好商量的,结账走人。”

白来和,道:“我不是出门,身上不是没带钱嘛,我又不是不还钱,我给朋友打个电话,让他把钱给我带来,你看怎么样?”

老板有点不耐烦地,道:“行行,只要还钱,怎么做,我不管。赶紧点。”

白来和道:“好好,我马上打电话。”

【白来和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……】

白来和道:“喂,老区啊,我是老同学白来和呀,我在悦来酒店吃饭,忘带钱了,你把钱带来把饭前给结了。好,我等你。”

老区电话里,道:“稍住一会儿,你装作肚子疼,然后趴在桌子上一动也不要动。”

白来和道:“好的,好的。知道了。”

【白来和不懈地看了看老板,突然,双手捂着肚子,大喊大叫起来……】

白来和疼痛难忍地,道:“哎呀——哎呀……疼死我了,疼死我啦……”

老板,不解地,道:“先生?先生?你这是怎么啦?”

【白来和说完后,一头趴到桌子上,一动不动……】

【一辆白色的120急救车疾驰而来,戈然停在悦来大酒店门口。车上跳下几名身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,其中两个提着担架,快速地朝酒店跑去……】

【一名医生,来到白来和的身边,用手扒开白来和的双眼看了看,然后肯定地点了点头。】

医生吩咐,道:“看来,他是食物中毒,赶紧挂吊瓶,或许……”

老板肯定地,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不可能啊!”

医生道:“有什么不可能!我是医生,人命关天的事儿,难道你还在质疑我不成?人都这样了,你不是没看到。”

老板诚恳地,道:“不敢,不敢!”

医生吩咐另外两个白大褂,道:“你们俩,把剩下的饭菜,对了,还有那没喝完的半瓶酒一块儿打包,我们带回去,取样化验结果。”

【白来和此时已被放到担架上,他慢慢地睁开眼,睨视着这一切,他与医生的眼光瞬间对视后,他会心地又闭上了双眼……】

【白来和突然把头靠向担架边缘,一声接一声地装作呕吐不止的样子……】

白来和断断续续地,叫道:“哎吆……哎吆……疼……疼死了……”

【老板凑上前来,手里拿了1000元钱,塞到白来和的衣兜里。】

老板战战兢兢地,道:“先生,对不起,那些钱是补偿你的医药费,我有事儿,就不能陪你去医院啦,你一定要挺住。”

医生,道:“赶紧走,告辞了。”

【一行人抬着白来和径自朝120急救车走来,这些人把他放到车上后,一个个都快速地上了车。】

车内,医生笑着,道:“别装了,快把吊针拔掉。还别说,老同学的演技堪称一流啊!”

白来和嬉笑着,道:“不装的像点,怎么能配合你呀,再说了,你电话里不是嘱咐过我了,你说是不?”

医生直言不讳地,道:“没办法,这也是没法子的法子。饭菜都打包了,还有那半瓶酒,回去后,慢慢享受吧!我还要值班,就不陪你了!”

白来和感激地,道:“老区,还是老同学情深意厚啊!看到你,又让我想起学生时的老区,果敢、机灵、聪慧的你,还是不减当年啊。”

老区:“接到你的电话,我就赶紧想,只有这个办法,才能‘解救’你……”

白来和道:“老同学、哥们,任何事,都比不上同学情啊!”

【白来和跳下120急救车,双手抱拳一作揖,手里拎着打包的方便袋,径直朝前方走去……】



【日,傍晚。天空阴沉沉的,一声闷雷过后,雨“哗哗”地下了起来。雨滴落在地上,溅起了一串串水泡……】

【白来和冒雨来到一家餐馆里,选了一张临近门边的餐桌坐下……】

【一会儿,只见餐桌上,上满了名菜佳肴。白来和一人坐在餐桌前自斟自饮。酒兴时,嘴里还哼唱着小曲。此时的他,略有醉意,红晕不知不觉地也爬上了他的脸颊。白来和吃饱喝得了,手下意思地伸手摸了摸衣袋,他摇了摇头,非常尴尬地笑了。】

白来和自言自语地,道:“钱不够,还得打电话给老同学,让他送点钱过来。”

【白来和拿出电话,拨通一个电话……】

白来和道:“呦,老同学,忙呀?”

老同学道:“老白,我一听就是你,饭店喝酒准又‘没带钱’吧!”

白来和道:“老同学,你什么时候学会能掐会算了?”

老同学道:“不是会算,若是换做别人,我就不好说了,你,我还不了解,准又去哪个饭店‘白来喝’了?!”

白来和道:“知我者,老同学也!我在‘喜来乐’饭店,什么时候……”

老同学道:“一刻钟后,只要一停电,趁乱赶紧往外跑。我在外面接应你,”

白来和道:“好,麻烦老同学了。”

【放下电话,白来和感到身心一下子轻松了许多……】

【突然间,整条街全部停电,一片漆黑。一片吵杂、慌乱的尖叫声音充斥整个店内。白来和明白,这是老同学来了。他趁机一个箭步窜出饭店……】

【饭店门口,停着一辆电力抢修车。】

老同学道:“老白,赶紧上车。”

白来和道:“老同学,谢谢你。”

老同学用手指着不远处变压器下正鼓捣着的一些电工,道:“老白,说实在的,我也没有钱,现在中央八项规定这么严,我也只有这点特权!”

白来和热泪盈眶,他感慨地,道:“朋友们,不管哪个行业,有同学真好啊!”

……

【白来和从电力抢修车上下来,独自一人走在空旷的大街上。漆黑的夜晚,一会功夫,便吞没了他整个身影……】

【雨过,天晴。暖暖的阳光普照大地。原野上的植物,更加显得郁郁葱葱。】
免责声明:金象微电影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,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、排版、编辑,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