惑

一个不争的事实,不得不让我们陷入深深地思考……

作者:柳福贵 来源:原创 年代:现代 类型:校园/励志 评论:评论 查看:0 发布时间:2017-04-12
换一篇
  • 故事梗概
  • 人物介绍
【微影剧本】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柳福贵



【序,秋天,某北方山区。】

清晨,阳光从东方冉冉地升起来,使本来就显得莽莽苍苍的长白山山麓,更加增添了一层迷人的色彩。

一望无垠的天空中,飘着几朵淡淡的白云,显得格外的安详和静谧。



【画外音】

听,听到了吗?远山的蝉儿,开始它那令人欢欣的鸣叫。从它那不间断的鸣叫声里,让人似乎能感受到那叫声里所蕴藏着一种新意,一种生活的美好,一种农家的恬淡和惬意。

这是一个在别人眼里一件不可能的事儿,然而却变成可能。一个不争的事实,不得不让我们陷入深深地思考……



【在主题音乐声和一组组画面中,推出职、演员表。】



1.【傍晚,汪老汉的家。】

这是一幢较为标准的东北农村砖瓦结构的民房。屋门口,挂着编成辫的玉米;旁边还有一串鲜红的辣椒;左首边一个不大的仓房。

汪老汉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一付硬朗的身板,虽年过六旬,但从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,不难看出他的耿直和忠厚。

汪老汉低着头,坐在屋前的板凳上,大口地吸着旱烟。一阵急促的“咳嗖”声,汪大娘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汪大娘埋怨地,道:“老头子啊,我说了多少遍啦,你现在有病,不能抽烟,你可倒好,偏不听话,你要是有个好歹……”

汪老汉不以为然地,道:“不就是个头疼闹热的,没啥子了不起。我又不是抽一天两天了。你知道不,我心里着急,急呀,你知道不?”

汪大娘劝慰地,道:“急,光急有什么用。不就是那点花生吗,就算是烂到了地里能怎地?”

汪老汉心疼地,道:“忙活一年的辛苦,不就白费劲了。”

汪大娘不理解地,道:“活该!儿子让你到城里住,你,你死活不依。现在倒好了,生病干不动了,急,有个屁用。”

汪老汉道:“谁不想到城里享清福好啊!咱从小在乡下长大,总觉着还是农村好,所以,我才不去城里呢!”

汪大娘道:“你这样,我就是看不惯。”

汪老汉不理会地,道:“看不惯拉倒。想当年……”



【回忆。抗美援朝战场上。】

残酷的硝烟笼罩着朝鲜战场。年轻时候的汪老汉,带着满腔的仇恨,正与入侵者展开白刃化的殊死搏斗……

汪老汉与战友阻击敌人的进攻后,脸上挂着兴奋的微笑……

汪大娘道:“就那么点光荣历史,总是挂在嘴边,也不知说过多少次了,让人烦不。”

汪老汉兴致勃勃地,道:“正因为如此,政府才处处关怀你,党没有忘记你!”

汪大娘数落地,道:“就你能,行了吧。”

汪老汉笑道:“这还差不离。”

【大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……】

汪老汉道:“谁呀?”

韩小勇道:“是我,韩小勇啊。”

汪大娘道:“韩家的调皮蛋,他来这儿干什么?”

【韩小勇推开虚掩着的门,手里拎着方便袋,袋里装满着的东西,来到汪家。】

韩小勇见两位老人都在,便道:“大爷、大娘,您们都在家啊。”

汪老汉不理不睬地,道:“你来,有事吗?”

韩小勇道:“是这样的,我妈让我给您们送些酸汤面,说您们岁数大了,老两口没法整。说以,让我给您送过来。”

汪大娘道:“小勇啊,回去告诉你妈,谢谢啦。”

韩小勇道:“没关系,谁叫我们是邻居呢!俗话不是说嘛,远亲不如近邻。”【韩小勇见汪老汉只顾吸烟,坐在那儿一声不吭。】

韩小勇看着汪老汉,道:“大爷,您哪儿不舒服?要不要去看医生?”

汪老汉闷闷地,道:“啊,没事。”

汪大娘道:“这不,这两天看着别人的花生都收回了家,自己家的又收不回来,一着急上火,自己就病倒了,什么活也干不了。”

韩小勇一愣,道:“哦,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

2.【日,下午,放学后。】

大自然一派盎然生机的景象。

乡镇街道两旁的鲜花竞相开放,把新农村妆点得分外娆娆。

放学后,韩小勇和李二华走在树荫下,边走边说着什么,有时俩人还会追逐嬉闹着……

韩小勇停下脚步,对李二华道:“你知道吗?汪大爷病了。”

李二华道:“重吗?怎么突然就病了呐。”

韩小勇道:“是急的!”

李二华不解地,道:“急的?为什么着急?”

韩小勇道:“人老了呗,花生收不回来,如果再不收,花生果实就会烂掉,你说,能不急吗!”

李二华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韩小勇叹息地,道:“看着两个老人这样,我心里总有种愧疚的感觉。再说了,咱俩以前还……”



【闪现以下画面。】

——入秋时节,懵懂时的韩小勇和李二华来到汪老汉的稻田嘻嘻,把已经垛好的稻捆从垛上胡乱地扔了满地都是,汪老汉前来驱赶的情景。

——初春,两人一起撵汪老汉家的鸭子,待鸭子跑不动时,每个人抓到一只,用手拎着鸭的脖子的情景。

——秋天,两人攀爬在汪老汉家的梨树上,偷吃果子的情景。

李二华道:“还想得老师知道了后,对我们的批评?”

韩小勇道:“记得。老师罚我的作业,天都黑了还没写完,回到家后还被我爹暴打了一顿。”

李二华附和地,道:“我不也一样。想想以前也真是太调皮了。”

韩小勇道:“是呀,受到惩罚是对的。谁叫我们顽皮不听话。”

李二华道:“今天你跟我说这些……”

韩小勇释然地,道:“我的意思是,明天趁午睡时间,咱俩把汪大爷的花生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偷给收了,悄悄地送到他们家里,你看怎样?”

李二华道:“行!咱总不能生活在别人老眼光里,自己也没面子,是吧?”

韩小勇称赞地,道:“想到一块了。说干,我们明天就干!”

李二华道:“一言为定。”

两个人双掌一击后,高高兴兴地离去。



3.【翌日,中午。】

一望无际的原野,到处呈现着丰收迷人的景象。

阳光直射大地,狂燥难忍的热浪一浪接着一浪,不断地袭扰着人们,令人感到窒息。

一片花生地边上,停靠着一个手推车。韩小勇和李二华一会儿工夫,把花生装了满满一车……

韩小勇看了看,道:“老天爷也太不照顾咱俩,热死了。”

李二华道:“是呀,时间不早了,咱的抓紧时间呦。”

俩人用袖口在头上胡乱地擦了擦汗水。

韩小勇道:“我来驾车,你从后面推着。”

李二华道:“好。”

俩个人一路向前走去……



4.【中午,汪老汉家。】

汪大娘在院内洗衣服,汪老汉在院内来回地踱着步,嘴上叼着旱烟,大股的烟雾不停地从嘴里喷出。

汪大娘责怪地,道:“我说老头子,你能不能消停一点,你简直都要把我转晕了。”

汪老汉道:“我都要急死了,你倒好,还说风凉话。”

汪大娘道:“光急有个屁用啊,若是能急回来,我来陪你?”

汪老汉道:“不行,我得去看看。”

汪大娘道:“这,大晌午的,天又这么热,你就不要闹腾了。”

汪老汉道:“妇道人家,头发长,见识短。不关你的事儿。”

汪老汉还没等话说完,就径直朝大门口一溜烟似的匆匆离去。



5.【日,中午,路上】

汪老汉沿着小路不停地朝着自家的地走来。他边走边四处打量着,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惆怅感觉。



6.【日,中午,路上】

韩小勇和李二华吃力地驾着车往前走着……

汗水不时地从他俩的额头上顺着脸颊滴落下来。俩人顾不得脸上的汗水,任凭它肆意横行。

韩小勇道:“再加把劲,坚持一会儿。”

李二华道:“好的,放心吧。”

俩人又加快了前行的步伐。



7.【日,中午,路上。】

汪老汉走着走着,他突然地停了下来,抬头望向远方。他揉了揉双眼,又向远方望去。

汪老汉自然自语地,道:“邪门了,前面两个拉车的怎么这么眼熟?!难道是我看错了。”

汪老汉紧走几步,上下仔细地打量起来。

汪老汉肯定地,道:“是这俩小子!这大晌午的唱的哪一出。我估么着,他俩一准又没干好事,谁家的东西说不准又要遭殃啦……”

一想到这些,汪老汉加快了脚步,朝着自家的花生地走去。



8.【日,中午,路上。】

韩小勇似乎也发现了什么情况,停下车,向对面望去……

李二华道:“你怎么突然停车,不走了呢?”

韩小勇道:“哎,你看,前面是不是汪大爷来了?难道咱俩的事儿,被他发现了?”

李二华肯定地,道:“不可能,这事儿就只有咱俩知道啊!”

韩小勇道:“他这不分明冲着我们来的。不行,我们得想个法子,让他老人家不知道,然后,我们再给他一个惊喜!”

李二华急中生智,道:“赶紧的,把车掉头,从另一条路奔向汪大爷的家。千万不能让他发现我们。”

韩小勇赞同地,道:“是!赶紧走。”

于是,两个人掉转车头,拐向另一条路走去。



9.【日,中午,路上。】

汪老汉走着走着,发现两人不见了,显得很是沮丧。

汪老汉心里直犯嘀咕地,道:“这俩小子,想跟我玩,没想到吧?你俩的行踪我是一清二楚,看你们这回还怎么说!我让你们先走,跑了和尚跑不了庙,我先到自家地里转一圈,然后再……”

当汪老汉来到自家的花生地一看,一小片花生地里的花生早已空空如也。无名之火腾地袭上心头,牙咬得“咯嘣”直响。

汪老汉恶狠狠地,道:“你个挨千刀的,光天化日之下,竟敢明目张胆地合伙来偷我的花生!气死我了,看我老了不是,以为我没能耐了……好小子,咱们骑毛驴,看唱本——走着瞧。我立刻,马上就到学校找老师去……”

汪老汉转过身,奔着学校的方向走去。



10.【日,下午,汪老汉的家。】

汪老汉闷闷不乐地回到家,他的脸上充满了鄙视和憎恶的表情。

汪大娘见老伴回来了,急忙迎上前。

看到汪老汉的表情不对,便问道:“是谁惹着你啦?”

汪老汉愤愤地,道:“你猜,还能有谁?还不是那个调皮蛋,韩家的小勇和李家的二华。今天我寻思着去看看咱家的花生,半道上我清楚地看到这俩贼小子,鬼鬼祟祟地拉了一车偷来的花生,等他俩看见了我以后,避着我从另一条道跑了,一眨眼功夫,俩人不见了……”

汪大娘笑着说:“后来呢?”

汪老汉不耐烦地,道:“我口渴了,嗓子简直要冒烟了,麻利地给我倒杯水,渴死我了。”

汪大娘从屋里端着水杯,来到汪老汉跟前,递给他道:“赶紧喝,我倒对后来的事儿感兴趣呢!”

汪老汉接过水杯,“咕咚咕咚”一口气把水喝个精光。

汪大娘迫不及待地,道:“赶紧说,后来呢?”

汪老汉道:“着啥急嘛,我还不得喘口气儿。后来,我就直接去了学校,找到老师后,我把韩小勇和李二华合伙偷盗花生的事儿给说了,我想让他们的老师给我出这口恶气,看他们以后还敢故作非为!”

汪大娘嘿笑着,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汪老汉毫无掩饰地,道:“是呀!”

汪大娘一脸怒气地,道:“还是呀呢,是个屁。你不急忙放,能憋死你呀!你个老东西,没弄清事实真相,就去冤枉好人。”

汪老汉不解地,道:“我冤枉好人?这俩小子是好人?他俩若是好人,我这个姓就倒着写。”

汪大娘“呸”地吐了一口,道:“时代不同了,不要总拿着老眼光看人!”

汪大娘用手指着仓房门口的一堆花生,道:“不跟你说了,你自己看看吧!”

汪老汉顺着老伴手指的方向望去,见一堆鲜花生秧,一时不知所措。

汪老汉疑惑地,问老伴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汪大娘道:“告诉你,这是小勇和二华怕你再急出个好歹而不忍心,两个人合计好了,用午睡的时间帮你把花生收回来的。”

汪老汉道:“那他俩躲着我干嘛?!”

汪大娘道:“人家是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呗,是想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!”

汪老汉懊丧地,道:“哎,都怪我,老眼昏花,总拿老眼光看事儿,我……我真不该去学校,当着老师的面,埋汰他俩……”

汪老汉捶胸顿足,显得懊悔不堪。

汪大娘指使地,道:“你还蹲在那儿干什么,还不快去……”

汪老汉疑惑地,道:“去,去哪儿?”

汪大娘道:“学校呗!你无故告了人家的状,老师能放过他们?!”

汪老汉醒悟地,道:“咳,是呀!我马上就去。”

汪大娘催促地,道:“到了学校跟老师道个歉,不能让懂事的孩子替咱们背黑锅……”

汪老汉道:“放心吧!”

汪老汉信心十足地快步离开了家。他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路的尽头。



11.【尾声。】

一组组画面,不断地划过……

——雨后的大地、村庄、山峦……更加给人一种清新、舒适的感觉;

——各种各样的花儿竞相开放,美丽迷人;

——一望无际的大地和浩瀚无云的天空,显得空旷、迷离;

——韩小勇和李二华手牵着手,向我们跑来,脸上的笑容,就像刚刚绽放的花蕾,迷人、可爱;

——从他们的笑脸中,逐渐推出两个鲜红的大字——剧终。【定格。】
免责声明:金象微电影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,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、排版、编辑,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