悔悟

悔悟

青少年犯罪呈上升趋势,如何教育、引导,已迫在眉睫……

作者:柳福贵 来源:原创 年代:现代 类型:校园 评论:评论 查看:0 发布时间:2017-04-01
换一篇
  • 故事梗概
【校园普法情景剧本】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吉林省集安市大路学校柳福贵

【人物按出场顺序】:

奶——某乡镇居民,焦阳的奶奶。

阳——某一贯制学校中学生。

程小明——某一贯制学校中学生,学生中的一霸,焦阳的“大哥”。

秦立军——某一贯制学校中学生,“大哥”的跟班。

李明刚——某一贯制学校中学生,“大哥”的跟班。

王九鸣——某一贯制学校中学生,“大哥”的跟班。

焦媛媛——焦阳叔叔的女儿。某一贯制学校中学生。

莉——某一贯制学校中学教师,焦阳的班主任。

第一幕放荡

【幕启】

初春的阳光,暖暖地照在大地上,一切都显得那么生机盎然。

巍巍长白山,重峦叠嶂,到处都洋溢着迷人的风采;秀丽的鸭绿江,蜿蜒曲折,像是天女抖落的一条玉带,为这里的人民生活带来吉祥和福祉。

边陲小江南,更以其悠久的历史和远近闻名的旖旎风光、高句丽文化以及丰富的人参、北冰葡萄等物产资源而闻名遐迩。

在一个偏远的村镇里,一幢普通的民宅映入眼帘。室内设施简陋,但物品摆放井然。一位年近70的老奶奶,把菜肴摆了满满一桌,她呆呆地望着饭桌出神。她叹了口气,神情显得格外焦急和担心。

奶奶:(自言自语地)道:“这孩子,让我给惯瞎了呦,我的话呀,他一点也听不进去,想要啥,立马地,否则的话一准跟你赌气。哎!真是没办法,他爹妈外出打工,我一个老太婆就得把孙子当“祖宗”伺候。今天这不特地为他做了平时他最愿意吃的饭菜。瞧,这都啥时候了,还没回来,这饭菜都快凉了……”

【焦阳腿脚有点不听使换,他晃晃悠悠、趔趔趄趄地推开家门。】

焦阳口齿发扳地:“奶……奶奶,我……我回来了。”

奶奶见状,埋怨地道:“哎呀,我的小“小祖宗”,一身的酒气、烟味,一个

学生,成了什么样了?你看看,都晚上九点啦?你愿意吃的饭菜,我提前就给你做好了,左等你不回来,右等你不回来,结果……”

【焦阳舌头发扳,由于酒量过多,说起话来,磕磕巴巴。】

焦阳道:“我……我在外边吃完了,和……和朋友,喝点小……小酒。”

奶奶不解地:“还小酒那,我看你是二小放牛,不往好场赶了!哪有学生喝酒的,学生规范、守则、学校的规章就是不去遵守,这样下去,迟早会自毁前程啊!不能再任由你这样放荡不羁了,我一定要和你们老师谈谈。”

焦阳急了,道:“奶奶,你……你一向都是很……很疼我的,你向老师告发,这不是明显着把我置……置于死地吗!你要是疼……疼我,就不要告……告诉老师。”

奶奶:“真拿你没办法,不管你吧,对你爸妈没法交代,管你呢,你又把我的话当耳旁风,照你这发展势头,一准深陷泥潭,不能自拔。你瞧瞧你,也没交几个好朋友,竟结交些什么猫呀、狗的……真替你害臊。”

焦阳:“奶奶,我求求你,这事儿,千万不要告……告诉老师。我……我就是和我那个程小明……大哥,还有几个哥们在……在一起喝……喝的。”

奶奶担心地:“哎呦喂,这都是些什么人啊!你怎么能成天和他们几个鬼混在一起。听你表姐说,他们在学校里,明明就是一地道的混混。和这样的人混在一起,迟早……”

焦阳不耐烦地:“哎呀,奶奶,你嫌不嫌啰嗦。还没完没了!”

奶奶:“我,我是担心你。”

焦阳不屑一顾地:“你……你就别胡……胡思乱想了。整天叨了叨地,我……我这么大了,好……好坏我知道。行了,我……我口渴,给我倒点水……”

奶奶一边倒水,一边数落着:“你爸妈不在家,我若是照顾不好你,将来有个好歹,我岂不落个一身的罪过……”

【奶奶把水递给焦阳,焦阳结过水杯,咕咚咕咚一口气把水喝个精光。】

奶奶还是不放心地:“你们几个小屁孩,上饭店喝酒,哪来的钱?”

【焦阳喝完水后,显然头脑清醒了很多,说话也不结巴了。】

焦阳自豪地:“这,您就甭管了,钱,都是小弟孝敬大哥的钱。再说了,我们大哥,从来都不会亏待我们,若是我们被谁欺负了,大哥都会为我们出气。这就是哥们义气,知道不。我看,你是岁数大了,糊涂了吧,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,还,一个劲的想来教训我!”

奶奶:“你个小兔崽子,奶奶什么世面没见过,吃的盐都比你吃的饭都多。还嫌我啰嗦,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,学校的文明礼仪难道都让你当饭吃了。”

焦阳不耐烦地:“还别说我小瞧了你,这叫什么?这叫哥们义气!你没看电影里的“刘关张”桃园三结义吗?这叫什么,这叫:有难同当,有乐同享。行了行了,不跟你计较了,就算你说得对,还不行。睡觉吧,我的好奶奶……”

奶奶不懈地:“还义气呢,我看你们是臭味相投,将来,没有好果子吃。”

焦阳:“我困了,不跟你说了啊,睡觉去啦。”

【焦阳伸了个懒腰,一边哼着“上海滩”里“昏睡百年……”的曲调,一边收拾行李准备睡觉……】

第二幕密谋

【幕启】

【放学后,操场上。程小明、焦阳、秦立军和李明刚聚在操场一角说悄悄话。每个人的脸上都现出神秘的色彩。】

李明刚道:“我们四个人都在,唯独缺王九鸣,他是住宿生,宿舍值班老师看得特别严,没有什么特殊情况,他晚上根本出不来,怎么办呢?”

秦立军道:“要是能想出一个好办法,拿到班主任的假条,这样,值班老师才准许你出校门。”

焦阳左思右想,道:“是呀,什么办法既能让他出来,又不能让老师发觉呢……”

秦立军道:“要不,干脆让他直接和班主任请假,就说……就说家里有事,就说是他爸爸让他回去的……”

李明刚道:“空口说白话,我看,不行。班主任是不会给假的。”

焦阳道:“我有办法啦!今天班主任不在学校,听说有事请假了。带班的是新来的老师,她又不了解情况,我们何不……”

程小明急切地,道:“怎么办?”

焦阳阴笑道:“这就看‘大哥’你的胆量了。”

程小明不耐烦地:“我(#‵′)靠,有屁赶紧放,要不憋死你。”

焦阳道:“是这样的啊,大哥,你就扮一次王九鸣的‘爹’,用手机给带班的老师打电话,就说家里有事,让儿子回来一趟不就得了。不过,这事儿,还得事先和王九鸣商量好,不能出岔子。”

李明刚一拍手,道:“嘿,这还真是个好办法!”

秦立军赞道:“说来说去,还就是你小子鬼点子多,你真是我们的智多星‘诸葛亮’在世!”

焦阳冲着程小明,道:“大哥,你一定要把声音模仿的像点,这样就不会被老师识破。”

程小明道:“没事的,再说了,王九鸣他爹与新老师也没见过面,听不出破绽的。要不然,我就试试,你们听好了,看像不像。”

【程小明装模作样地做打电话的样子。】

程小明模仿地,道:“喂……老师你好,我是王九鸣的爸爸,家里有点事,跟你请个假,让他回家……”

焦阳夸赞,道:“哎吆妈呀,大哥你太有才了,学得真像!”

李明刚:“大哥太厉害了,简直不敢相信。”

秦立军:“王九鸣出校门没问题啦。”

【旁白:事情的发展,真的如他们所愿,王九鸣兴高采烈地,回‘家’了……】

程小明果断地:“王九鸣请假一事,很快就落实了。不过,凡事还是谨慎点好。不是我不提醒你们,以后再向住宿学生索要钱物时,一定要委婉,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是我们干的,就算是出现什么状况,一时半会儿也不至于怀疑到我们头上。”

焦阳自信地道:“那些小孩还是挺听话的,不这样,他们也知道我们不会放过他们的。”

程小明:“以后做事要多动点脑子,学校现在方方面面工作抓得紧,我们一定不要因小失大,撞在枪口上。”

几个人,异口同声地道:“知道了,大哥你就放心吧!”

程小明:“焦阳,今个儿把我们叫过来,有什么事儿?”

焦阳眉飞色舞地道:“大哥,我上次和你说的事你还记得吗?”

程小明说:“你真要去做?你可想好了,一旦事情败露,你就……”

还没等程小明说完,焦阳便道:“没事儿,就算是犯事,我也不会把你们供出来,怎么说咱们也是好哥们。”

秦立军:“我看不行,还是算了吧!”

李明刚:“瞧你那熊样,胆小鬼!事情还没做,就怂了。”

王九鸣:“秦立军说的也不是没道理,小心才能使得万年船嘛。”

焦阳自信地:“没有金刚钻,我就不揽瓷器活。再说了,我也不是第一次。”

程小明:“这不是小事,凡事都要谨慎些,事先都要想好了。”

焦阳一拍胸脯,自信地:“只要我一出手,各位便知有没有。大家听好了,这事儿,我跟大哥有一个计划,下面就请大哥布置一下。”

程小明:“明天我们放学后,一起去学校商店,趁着人多吵杂售货员忙不过来的机会,再加上我们不断地询问商品价钱,造成些混乱,然后由焦阳,悄悄地人不知鬼不觉地把商店窗户上的插销给拔掉,到了晚上,我们就会大功告成了!”

秦立军:“足意倒是不错,你要知道,学校可有监控呀。”

李明刚赞同地:“是呀,怎么才能躲过学校的监控呢?”

焦阳:“不用担心,我反复地考虑过,也用几天时间仔细地观察过,监控是看不到的,这是个死角。”

王九鸣:“你就不怕商店有值班的?”

焦阳:“对,你说的在理,当时,我也为此犯愁过。可是,经我几天来的细心观察,我才有了重大发现,你们知道我发现了什么?”

程小明:“你发现什么了?”

焦阳:“大家猜猜……”

秦立军:“你就不要卖关子了。”

李明刚:“是呀。”

王九鸣:“快说呀!”

焦阳:“我发现,他们晚上从来就不值班!”

程小明:“这就是天意。好机会,千万不要错过。”

焦阳高傲地道:“我告诉你们呀,无论做什么事,只要你上心了,就一定能成功。”

程小明嘱咐地道:“就这么定了,明天开始行动。对于这件事,我们任何人对谁都不能说,包括自己的爹妈。如果叫我查出来,后果你们是知道的!”

焦阳胸有成竹地:“大哥,你就放一百个心吧。”

秦立军赞同地“是呀,大哥准没事儿。”

李明刚:“没问题。”

王九鸣:“一切听大哥的,ok!”

【几个人纷纷招手相互示意后,各自一溜烟似的扬长而去……】

第三幕行动

【幕启】

【夜晚,家家灯火通明。原野上,各种虫儿的鸣叫声,仿佛为大地献上的一台午夜狂欢晚会。龙哥、焦阳等人的身影,在夜色中若隐若现。焦阳四周看了看没人,翻身跳入院墙,其他几人俯伏着,为焦阳把风……】

【焦阳蹑手蹑脚地来到商店的窗下,看了看,仔细地听了听,见没动静,便悄悄地把窗打开,一纵身跳了进去……】

【一会儿工夫,焦阳从商店里跳了出来,然后又轻轻地把窗给关上。】

【焦阳快速地与程小明会面。】

程小明急切地:“怎么样,得手了?”

焦阳兴高采烈地道:“嗯,得手了。就是……”

程小明:“就是什么?到底怎么了?”

秦立军:“你就不能痛快点吗,吞吞吐吐地,急死个人。”

李明刚:“就是。”

王九鸣:“到底怎么了吗?”

焦阳:“别急,就是……就是少了点。”

程小明:“有多少?”

焦阳:“大约300多!”

秦立军:“他们也不至于卖那么点吧?”

李明刚:“我估计,大钱他们一定拿走了,剩下的全是些小钱。”

王九鸣:“他们也忒扣了些吧。”

程小明:“行了,都别说了,总算没有白费力气。”

焦阳:“大哥,全给你,你拿着。”

【焦阳从兜里掏出钱,交给了程小明。他看了看,全是些小钱,在手上摔了摔,然后,将钱揣在兜里。】

程小明:“时间不早了,赶紧回家吧,明天还得上学。记住:上课不许打瞌睡,不然,老师会发现的,记住了吗?”

【大伙纷纷点头,表示赞同。趁着夜色,这几个人像幽灵一般,迅速地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……】

第四幕受害

【幕启】

【周日下午,校外。一缕阳光懒洋洋地投射出最后一缕光亮,整个大地被笼罩在暗淡的光线里。奶奶和媛媛买菜一边说笑,一边往回走着……】

焦媛媛天真地,道:“奶奶,今天又买这么多菜?”

奶奶叹口气,道:“还不是你阳哥哥,又要吃这,又要吃那,要是你大娘和大爷在家,我才懒得管呢!”

焦媛媛:“只从大爷、大娘这两年不在家,我哥,就像断了线的风筝……在学校表现也越来越差。”

奶奶:“谁说不是。让我不省心啊!”

焦媛媛:“奶奶,你可要好好劝劝我哥,以后不要和那几个不三不四的同学来往了。”

奶奶:“我说了,也等于白说。不听话啊!我的话在他眼里,就是耳旁风。”

【突然,她们发现,程小明、李明刚、秦立军,把一个同学围在当中群殴着……】

焦媛媛紧走几步,制止地,道:“程小明,不许打人!”

李明刚:“怎么?你还想打抱不平。”

秦立军:“识相的,躲远点,你哥是我们的好朋友,不然,我们就对你不客气了。他有点事儿,一会儿,就到了。”

程小明蛮横地,道:“管你屁事,一边呆着……”

【程小明用手一扒拉,焦媛媛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。奶奶说时迟,那时快,把焦媛媛扶住后,上前拽住程小明,开始理论。】

奶奶当仁不让地,道:“你这孩子怎么不讲理呢?几个人欺负一个人,有什么事儿好好说,干嘛要动手打人?”

程小明蛮横地,道:“这事与你无关,不用你多管闲事。”

秦立军息事宁人地,道:“老奶奶,不关你的事儿,就别掺和了。”

李明刚也附和地,道:“是呀,你听我一句劝,快走吧。”

焦媛媛:“你们这叫明目张胆地欺负人。”

程小明傲慢地,道:“我就欺负人啦,怎么着……”

【奶奶拽住程小明的衣服袖子不放……】

奶奶:“中学生这么不讲道理!走,今个我找个地方评理去。”

程小明火冒三丈地,道:“就你,凭什么?一边呆着去。”

【程小明一抬胳膊,使劲用力一甩,将奶奶甩倒在地,头磕在地上,鲜血直流。焦媛媛急忙去扶奶奶……】

焦媛媛急切地,道:“奶奶,您没事吧?我送您去卫生院。”

奶奶憎恨地,道:“这几个人,简直没有人性……”

李明刚见状,提醒地,道:“大哥,出事啦!”

秦立军:“是呀,快走。”

程小明一声令下,道:“兄弟们,赶紧跑。”

【几个人一溜烟似的跑去。焦阳跑着上,见奶奶满头鲜血,内心感到震惊……】

焦阳爱怜地,道:“奶奶,怎么啦?没事吧!?”

焦媛媛:“还有脸问呢!全是你那几个好‘哥们’干的好事。”

奶奶埋怨地,道:“都是你的好朋友,瞎眼啦,交友不慎,必受其害!从今天开始,你要是还跟他们往来,我……我就打断你的腿。”

焦阳懊恼,地:“对不起,奶奶!再怎么,他们也不应该对您下这样的狠手啊!奶奶,您说的对,都是我没有交到好朋友!”

焦媛媛提醒地,道:“知错了,就赶紧、立刻、马上和他们断绝关系!从新开始,做一个人人都喜欢的好学生。”

奶奶:“媛媛说得对,你不能再和这些道德败坏的人鬼混了!咱混不起啊!奶奶求你了……”

焦阳真诚地,道:“嗯,奶奶,您放心,我一定听您的,再也不惹您生气了!”

焦媛媛当仁不让地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,不要反悔吆。”

焦阳:“一定。咱俩赶紧送奶奶到卫生院包扎一下。”

焦媛媛不置可否地,道:“好!”

【焦阳和焦媛媛一面一人,双手搀扶着奶奶,慢慢地离去……】

第五幕悔悟

【幕启】

【校园内,同学们在操场上,做着各种游戏,欢声笑语不绝于耳。

这是一所较为标准的学校,各种设施应有尽有。】

【教师办公室,李莉老师正埋头案上书写着什么……咣咣咣,忽然,门口有敲门声,她抬起头,向门外望去……】

李莉:“请进。”

焦阳笑容可掬地:“老师,您找我?”

李莉:“对!知道找你为什么吗?”

【焦阳一时心里直犯嘀咕,是不是我们做的事情让老师知道了,一旦是,那后果就严重了,按校规,一定会受到处分的……】

李莉:“老师跟你说话呢,你听到了么?上课呼呼睡大觉,不用心听讲,到了办公室又走神,你……”

焦阳一愣,缓了缓神,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李莉严肃地:“你,看看你,这一学期你的表现,简直不可理喻!上课睡大觉,告诉老师,你晚上干什么了?把你做的一切,都如实地告诉老师!否则……”

焦阳神色慌张地:“我……我没干什么。”

李莉:“没干什么,就不至于在课上睡大觉?最近学校发生的一系列事情,欺诈住宿生钱财;学校商店被盗……这些事情,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【焦阳紧张的不得了,头上虚汗直冒,眼珠在眼眶里滴溜溜乱转。】

【李莉看着焦阳的神态,她内心更加清楚了什么,做贼心虚,这话一点也不假。看来,我今天从焦阳身上一定能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。想到这里,自己的信心倍增。】

焦阳忙辩解道:“老师,不是我,真的不知道啊!”

李莉开导地道:“你,不要有过多的顾忌,隐瞒事情真相,你知道后果是什么。你做了什么,也不用藏着掖着,事情早晚会水落石出,真相大白的,现在,考验你的时候到了,我要看你是否诚实……老师没有把握,能直接找你吗?”

焦阳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李莉晓之以理地道:“老师,非常理解你们这些留守儿童的心情,父母不在身边,常年得不到他们的爱,不免性格有些孤僻,很容易被人利用……哦,有件事儿,我得告诉你,你爸妈前天给我打电话,很关心你的学习,并叮嘱我,一定要让你好好学习,不要像他们这样撇家舍业的常年在外奔波、流浪。究其原因不就是生活所迫啊!焦阳,你告诉老师,你的所为,能对得起爸妈的辛苦付出吗?!你的奶奶都多大岁数啦?整天为你嘘寒问暖,每天都想着给你做你爱吃的东西,生怕照顾不周,为了你,提心吊胆的,这些你不觉得吗?”

【焦阳惭愧地低下了头,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。】

焦阳道:“老师,您别说了,都是我的错。我,我对不起爸妈和奶奶对我的期望,真的,对不起……”

李莉继续地道:“做人要诚实守信,是非分明,敢作敢当。振作起来,老师知道你们这些留守孩子的不易,但无论如何也不该自暴自弃,不思进取啊!哎,焦阳,你看老师给你带些什么?”

【李莉从自己的办公桌下面拿出一个大包裹,打开后,里面全是青少年儿童喜欢的较新的衣服和裤子。】

李莉:“怎么样,还喜欢吗?这些是老师送给你的。”

焦阳点了点头,道:“嗯,喜欢!谢谢老师的关爱。您这样对我,可我……”

李莉动之以情,亲切地道:“这是老师应该做的,你若是相信老师,以后,我就是你的至近亲人!有什么事儿,有什么话你就跟我直截了当些,不必有什么顾忌,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,你觉得如何?”

焦阳心有余悸地道:“老师,当你知道后,学校能……能开除我们吗?”

李莉耐心地道:“学校是以教育为主,只要你深刻认识到,知错就改,我们是不会轻易地放弃每一个有前嫌,并从此改过自新的学生的。因为,这是我们每一个教育工作者的职责和责任!我们的追求,就是将来能看到你们真正成长为祖国未来的栋梁之才!”

焦阳毅然地道:“您这样对我,我再也不想隐瞒下去了。这样,不但对不起我的亲人,而且更对不起您对我的帮助、爱护和教诲。老师,我说,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反正说出来,心里也不用老是提心吊胆的。你说的欺侮索要住宿生钱物和商店盗窃的事,是我和程小明、秦立军、李明刚还有王九鸣几个哥们干的,希望老师按照规范给予我们相应的处罚……老师,我彻底醒悟了,我奶奶的鲜血不能白流,程小明他们竟然对一个70多岁的老人下得了手,这说明他们根本就不是人!您知道,那是我奶奶,我奶奶啊!从今天起,我与他们断绝来往……”

李莉高兴地道:“你能这样地信任老师,老师对你的成长也坚决不放弃!知错就改,善莫大焉。他们的所作所为,早已超出了守则、规范的要求啦,对此,学校是不会袖手旁观的,对他们的教育、引导也会加大力度,绝对不会放弃对他们的沟通、批评、教育和耐心的思想工作!新时期的青少年,就应该是朝气蓬勃,积极、乐观、向上的……”

焦阳诚恳地,道:“老师,我是认真的。我把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告诉你,请您相信,我会痛改前非的。”

【李莉和焦阳相互环视了一下,脸上流露出信任的微笑。】

李莉认真地:“这样以来,你对所谓的‘大哥’该怎么交代?程小明知道后,会放过你吗?你将怎样面对?”

焦阳无所谓地:“这是早晚的事儿,这样更好,早一点悔过,方可早一点自新。即使得到程小明的惩罚,也是做恶的后果。虽说受点皮肉之苦,但是内心的压抑感就能得到释然,这未必就不是件好事儿。”

李莉安慰地,道:“至于程小明,老师会单独找他谈。老师为你的幡然悔悟感到自豪!不过你放心,我会为你保密的。程小明等同学的做法,我想:很大程度上是受‘影视剧’熏染的结果,虽做法上有些偏激,但,通过耐心的教育、疏通、引导,我相信他们也会步入到正确的轨道上……”

焦阳信心十足地,道:“老师,我相信您!我们一起努力。”

李莉坚定地:“有了你的坦诚和率真,再加上老师悉心呵护、指点、引导,我坚信:他们也会像你一样,明辨事理,痛改前非,真正成为一名合格的,具有优良品行的好学生!”

焦阳如释重负地道:“老师,我现在反而感觉一身轻松了许多。我对自己犯下的错误感到很惭愧!老师,相信我,我会以一个改过自新的我,呈现在您的面前。请相信:明天的太阳一定会光芒万丈,绚丽多姿!”

李莉赞同地道:“对!我相信,一定会的!”

【焦阳离开教师办公室,昂起头,迈着刚毅、稳健、坚实的步伐,向前走去,走去……直至身影与天际融为一体。】

【幕落、切光、剧终】 
免责声明:金象微电影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,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、排版、编辑,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