悲天悯人

悲天悯人

《悲天悯人》用简单的场景和镜头语言刻画出了剧中角色的内心独白

作者:木月 年代:其他 类型:温情 评论:评论 查看:0 发布时间:2016-01-13
换一篇
  • 故事梗概
1.医院门诊楼大厅 日 内
医院里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病人,医生和护士紧张得忙碌着。

叶文涛在人群中穿梭着,不断加快步伐,眼睛不断寻找着什么。

同时,叶文丽从另一个方向往电梯口跑去,沿途向一位护士问路。

2.医院门诊楼楼梯间 日 内
叶文涛在楼梯上跑着,呼吸越来越剧烈。

他在一级台阶上停了下来,抬头看了看楼层的标识,然后坐在楼梯上喘着粗气。待呼吸稍微平缓后,他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:姐,在哪间病房?

3.住院楼电梯口 日 内
电梯门打开,叶文丽打着电话:是在5301病房吗?知道了,知道了,我马
就到了。

叶文丽在楼道里小跑着,两眼不断扫视着左右的门牌号。

4.病房 日 内
病房内,叶母静静地躺在病床上。叶文洁手里握着手机,眼圈有些发红,在病房里来回走动,并不时向门口望去。

叶文丽和叶文涛走进病房,围在床边看着昏睡的母亲,小声道:妈 妈 ……

见母亲没有反应,叶文涛抬头:姐 ,妈这是怎么了?

叶文洁:妈早晨给我打电话说胃疼,我过去以后妈已经疼得晕倒了。

叶文丽也抬起来头:那你们院的医生是怎么说的?

叶文洁用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:刘医生已经给妈做了CT,说妈胃里有一块阴影,具体是什么要等明天作切片才能知道,如果……
叶文洁哽咽着没有再说下去,眼泪顺着眼角留了下来。

病房里没有人再说话,三个人看着病床上的母亲。

5. 病房 夜 内
叶母还在睡着,叶文洁闭着眼睛倚在床边,床头的心电监护仪有序地跳动着。

叶母的呼吸开始起伏,头在枕头上微微地摆动着。

叶文洁被母亲的动作惊醒了,她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吊瓶,发现药液没有打完后,马上扭头去看母亲。

叶母轻轻睁开眼睛,又缓缓地闭上。

叶文洁惊喜得抚摸着母亲的额头,轻轻地:妈……妈……

叶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,面色很苍白,缓缓地:我这是在哪儿啊?

叶文洁:妈,你在医院呢,你晕倒在家里了。

叶母扭头看着叶文洁,想了想道:嗷,是小洁啊。我想起来了,是我给你打的电话。

叶文洁一边点头,一边走到床尾摇起病床的背板,帮母亲调整着枕头:我赶到的时候你已经晕倒了,当时我都吓坏了,妈。

叶文洁说完给母亲递了杯水。

叶母接过水杯喝了口水,深吸了口气:医生是怎么说的?

叶文洁:刘医生还没确诊,说明天要做切片才能知道……

叶母打断了叶文洁的话道:切片,那就是说已经照过CT了,我的胃里有东西?

叶文洁:啊,没有做过CT啊,刘医生是说切片和CT一起……

叶母打断了叶文洁的话,盯着她的眼睛:你不用瞒我了,我也是个医生。

叶文洁看了看母亲,赶紧躲开母亲的目光,点了点头。

叶母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水杯,又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,看着叶文洁道:我的病我能预感到是什么情况,这儿只有你一个人,我想给你说,等我实在不行的时候,别再做一些无谓的治疗了,让我安静的走。

叶文洁:妈,你在说什么呢,你的病还没确诊呢,再说以现在的医疗条件……

叶母再次打断了叶文洁的话:小洁,你不用给我说这类医生安慰病人的话。我是医生,我的三个孩子里也只有你是学医的,你应该理解我。

叶文洁趴在母亲身边,泪花在眼睛里打着转。

叶母苍白的脸上带着微笑,抚摸着叶文洁的头:我们见过太多的人在临终的时候还要承受痛苦,全身插满各种管子。妈是个要强的人,让我有尊严地走!

叶文洁抬头看了看母亲,两行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,她又将头埋在了母亲的怀抱里,紧紧地抱着母亲。

叶母的手不断地抚摸着叶文洁的头,看着漆黑的窗外!

6.医院化验室 日 内
叶文洁扶着母亲走进化验室。

她和护士扶着母亲躺在病床上,护士给母亲打麻药。
医生将胃镜的探头缓缓伸进叶母的口中,叶母喘着粗气。

叶文洁站在病床边,焦急得看着母亲,不停得想去握住母亲的手。

医生手中的探头不停得转动着,叶母喘气的声音更大了,口中不断传出呕吐的声音。

叶文洁紧紧握住了母亲的手,将自己的脸贴着母亲的手心,不再看母亲的脸。

7.医院走廊 日 内
护士推着病床上的叶母走出化验室,叶母还没有醒。

叶文洁焦急得问:刘医生,怎么样啊?

刘医生扶了扶眼镜:不是太好,粘膜下层有侵润,已经提取了粘膜细胞去做细胞学化验,具体是什么性质要到下午才能知道。

叶文洁:好的,我明白了,谢谢你,刘医生。

叶文洁顺势坐在了走廊的长椅上,久久望着远去的母亲。

8.医院走廊 黄昏 内
叶母躺在病床上睡着,叶文洁趴在病床上也睡着了。

门外传来了敲门声,惊醒了叶文洁,她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头发,起身去开门。

门外站着刘医生,他面色凝重,将手中的化验报告递给叶文洁:叶医生,化验结果出来了!

叶文洁接过化验报告,走出了病房,转身轻轻地将门关上。

刘医生:我们组织了专家会诊,现在已经可以确诊,是胃癌晚期,并且,已经开始向淋巴转移。

叶文洁睁大着眼睛看着刘医生,手中飞快得翻动着化验报告,在报告的最后一页停住了,一颗颗硕大的泪滴滴落在报告上。

刘医生:叶医生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叶文洁用手擦着涌出的眼泪:我知道,刘医生,我知道。

刘医生:你也是医生,所以,选择什么样的治疗方式,我们尊重你的意见。

叶文洁含着泪点了点头:谢谢你,刘医生。

刘医生拍了拍叶文洁的胳膊,转身离开了。

叶文洁等刘医生走远后,再一次翻看着化验报告,放声痛哭起来!

镜头移入,已经平静下来的叶文洁在走廊里坐着发愣,回过神来以后,她掏出手机拨打电话。

9.医院走廊 夜 内
静静地走廊里只有叶家的三个孩子。

叶文洁盯着地面,脸上挂着哭过的泪痕:情况就是这样,你们看怎么办?

三个人都沉默了!

叶文涛:姐,你是医生,妈的病要怎么治疗,我们听你的。

叶文洁喘了口气:要我说,妈的病已经到了晚期,不如保守治疗,妈也不会有什么痛苦。

叶文丽听闻站了起来:叶文洁你什么意思,保守治疗?那不就是放弃治疗吗?不管妈的病是不是晚期,都得给妈治病!

叶文洁:姐,你说什么呢,我怎么会让妈放弃治疗呢,我就是想让妈少承受点痛苦!

叶文丽:治病怎么能一点苦都不受,现在谁家的老人得了癌症不是化疗,放疗的治一遍?

叶问洁和叶文涛都低着头不说话。

叶文丽看着叶文涛:小弟,你是作儿子的,你说该怎么办?

叶文涛抬头看着叶文丽,又看了看叶文洁,支吾着:还是,还是你们决定吧!

叶文丽白了叶文涛一眼:我实话给你们说,妈的病咱们必须得治,妈再痛苦也得治。你们想想,有谁家的孩子不给自己的父母治病的?这事如果传出去,我们三个还能抬起头来作人吗?

叶文涛:那就听大姐的吧。

叶文洁点了点头:好吧,我没意见,我去和刘医生商量一下治疗方案,你们去看看妈吧。

看着俩人走进病房,叶文洁转身朝电梯走去。

10.病房 夜 内
叶文洁回到病房,病房里只有母亲一个人,在床上睡着。

叶文洁坐在母亲身边,仔细地看着母亲,抚摸着她花白的头发,布满皱纹的脸。

叶母画外音:等我实在不行的时候,别再做一些无谓的治疗了,让我安静的走。

叶文洁的手颤抖了一下,她紧紧地握住母亲的手,眼泪不断从眼眶中涌出,摇着头自言自语道:不,妈,不行,我不能失去你,别这样想好吗……别这样!
妈,我要给你治病,我不会让你离开我……

11. 叶文洁家,病房
叶母开始接受化疗,身体逐渐消瘦,头发脱落的镜头。

叶文洁在家精心给母亲做饭,在病房给母亲喂饭的镜头。

叶文涛,叶文丽来病房看母亲,放下东西就走的镜头。

12.医院缴费柜台 日 内
叶文洁手里拿着缴费单,紧锁着眉,拿出手机拨打电话。

叶文洁:喂,姐,妈在医院的押金不够了,我已经缴了两次了,你能不能……

叶文丽:小洁啊,姐最近手头有点紧,过两天我去缴,要不你先问问文涛……

叶文洁直接挂断了电话,又拨了一个号码。

叶文洁:喂,文涛,我是二姐,医院的押金不够了。

叶文涛:嗷,二姐啊,医院的押金?

电话里传出女人的声音:我不是给你说了吗,就告诉她我们没钱……

叶文涛:姐,我先挂了,等会给你打过去。

叶文丽的手紧紧地攥着电话,抬头看着天花板,又慢慢地闭上眼睛,蹲下身子,将头埋了下去。

医院里的人来来往往,从她面前走过。

13.ICU 日 内
病房里的叶母骨瘦如柴,头发已经全部脱落,带着帽子。她的手上和脚上都打着点滴,脸上扣着氧气面罩。

叶文洁走进病房,叶母大声喘着气,气管里发出呼呼的声音。她赶紧对值班护士说:病人呼吸不畅,准备吸痰!

护士推来设备,将吸痰的吸管从叶母的鼻孔插入鼻腔。叶母干瘦的身体抖动着,喉咙里发出阵阵干呕的声音。

叶文洁心疼得看了看母亲,狠狠地转过头看着窗外。

14.医院走廊 日到黄昏 内
叶文洁在走廊里来回踱着步子,握紧了拳头,时而站在病房前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着病房里的母亲,时而又在原地攥着自己的头发。

墙上的钟表转过大半圈。

窗外只剩落日伴着点点余晖。

刘医生突然从远处急匆匆地跑来:护士叫我赶紧过来看看,发生了什么?

叶文洁摇了摇头,向病房门口跑去,推开门和刘医生冲了进去。

15.ICU 黄昏 内
病床上的叶母扭曲着,全身不住地颤抖。四肢向腹部蜷缩着,氧气面罩将她的脸拉向相反的方向。

叶文洁冲到病床边,抱着母亲的身躯,小声道:妈,妈,你怎么了?

刘医生看了看心电监护仪,对护士说:把吗啡的用药申请表拿来让我签字,给病人注射吗啡!

刘医生看着抱着母亲的叶文洁,没有再说话,悄悄地离开了。

16.ICU 夜 内
叶母在床上静静得睡着。

叶文洁看着瘦小的母亲,握着她的手,闭上了眼睛。

闪回:叶母做胃镜时的痛苦,吸痰的情形,在床上疼痛的扭曲着。

叶母画外音:妈是个要强的人,让我有尊严的走!

叶文洁睁开了眼睛,扭头看了一眼母亲。她站起身来,将病房的门反锁。

转过身来,脸上已经满是眼泪,她蹒跚着步子向床头走去。

她看着母亲,眼泪不断从眼眶中涌出,手慢慢地伸向氧气阀门。

她的手一使劲,阀门开始松动。

闪回:年轻的母亲在给年幼的叶文洁喂饭。
中年的母亲送叶文洁上大学。
老年的母亲看着叶文洁结婚。
叶文洁自己的脸:快松手,叶文洁,你要杀死自己的母亲吗?

叶文洁放在阀门上的手松弛了,触电般的收了回来,她紧张地看了看氧气阀 门上冒着泡的瓶子,又看了看母亲。

门外传来阵阵敲门声,叶文洁擦干脸上的泪,转身去开门。

叶文丽挤了进来:门怎么扣上了啊,半天也不开!

叶文洁:姐,你来了,是我睡着了。

叶文丽:我是来看妈的。

叶文洁:姐,那你先坐,我去下卫生间。

叶文洁避开叶文丽的眼神,跑向卫生间。

17.医院卫生间 夜 内
叶文洁拧开水龙头,双手接水扑在脸上。

水龙头里的水哗哗地流着,叶文洁盯着自己的手看着。

她慢慢地关上水龙头,抬起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。

18.ICU 夜 内
叶文洁走进病房,叶母再次喘着粗气,叶文丽在一旁玩着手机。

叶文洁大声的:护士,准备吸痰。

叶文丽吓得站了起来。

护士在病房忙碌着。

叶文洁没有看叶文丽,道:你走吧,妈我来照顾。

叶文丽低着头,拿着包小跑着出了病房。

19.医院走廊 夜 内
叶文洁面带微笑,打着电话:

,老公,我真的很爱你……
喂,乖女儿,以后要学着自己照顾自己……

20.ICU 夜 内
病床边放着一盆热水,叶文洁手里拿着毛巾,给母亲擦拭着身体。
自言自语道:妈,小时候我不爱洗澡,你就是这样给我擦身体的。
妈,记不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,有一次调皮摔坏了腿,你
也是这样给我擦的。你还逗我说养孩子都是白养的,等你
老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给有人给你擦洗。
妈,你还说……

叶文洁给母亲盖好被子,在母亲的额头上吻了一下。

她径直走到床头,伸手慢慢地关上了氧气阀门。

她走到门口关上灯,走出了病房。

叶母静静地躺在床上,氧气阀门上的瓶子里空空荡荡,氧气面罩里的水
蒸气慢慢地消失了,床头的心电监护仪呈一个“一”字,刺耳的警报声
飘荡在病房里。

21.殡仪馆 日 内
叶母在病房的特写叠化出灵堂的遗像。

殡仪馆内,众人在向遗体做最终的告别。

叶文洁站在母亲的遗体前,深深地鞠躬。在她起身的时候,身后传来了
声音:叶文洁,我们怀疑你涉嫌谋杀你的母亲,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!

警察给叶文洁戴上了手铐。

叶文洁的女儿和丈夫惊愕地看着她。

叶文丽和叶文涛在远处冷冷地看着。

众人议论纷纷。

叶文洁的女儿向她跑去。

叶文洁冲女儿笑着摇了摇头,女儿停住了。

警察带着叶文洁向外走去,走到门口,叶文洁抬头看了看明媚的阳光,转过身看着母亲的遗像,笑了。

在众人的目光中,她向远处走去!

免责声明:金象微电影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,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、排版、编辑,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