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妻

鬼妻

早恋、自杀、闹鬼

年代:现代 类型:悬疑 评论:评论 查看:0 发布时间:2016-01-02
换一篇
  • 故事梗概
1、卧室,内,夜

张杰躺在床上睡觉,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了。接着,门“咚”地一声重重地被关上。

张杰猛地坐起来。

张杰:谁?

起风了,风吹的窗帘鼓动起来。窗子没关。

张杰起床关窗子,窗外是昏暗路灯下的小区,朦胧的夜色下,仿佛蒙着一层阴郁的薄雾。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在楼下出现。(镜头快速推近)哪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。(特写)一张惨白的冷笑着的脸。

张杰被吓地猛然后撤,再看时,楼下根本空无一人。

关上窗子,张杰慢慢走出卧室。

2、卫生间,内,夜

(远景)透过卫生间没关的门,张杰在小解。一道白影快速从前景闪过。张杰系裤子、冲水,慢慢来到洗脸盆前,准备洗手。

(近景)张杰一抬头,镜子里,自己的身后站着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,冷冷的笑着,直勾勾地盯着自己。

张杰猛然回头,后面却什么都没有。

张杰回头,看着镜子,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又出现了。张杰拍了一下洗脸盆的台面。

张杰:(喊)你他妈的到底有完没完啊?天天晚上是这一套,天天晚上是这一套。还有没有点新鲜的啊。

镜子里的女人没反应,依然是一副冷冷的样子,盯着张杰。

张杰:没有其它的内容我回去睡觉了啊。

3、卧室,内,夜

张杰关掉了卧室的灯,睡觉。

女人慢慢地从门外走进来,很自然地掀开杯子躺在了张杰身边。

张杰似乎觉得有点冷,往旁边挪了一下,女人又慢慢地靠了上去。张杰翻了个身,他的对面空无一人。

女人还在张杰的背后。

4、黑屏,字幕:鬼妻。

5、玄关,内,夜

门猛然被打开了,张杰背着刘丽进来。张杰西装革履,刘丽穿着婚纱,两人的胸前都带着绢花,写着新郎、新娘,身上甚至还残留着彩色的碎纸屑。

两人坐在沙发上,张杰大口地喘气。

张杰:哎呀,不行了,直接累死我了。

刘丽:(撒娇地)嫌我沉了呗?

张杰:丽丽啊,你就饶了我吧,我哪敢啊?

刘丽:谅你夜不敢。对了,张杰,今天你们单位那帮人挺生猛的啊,喝那么多酒。

张杰:都是没结婚的小伙子,火力壮。

刘丽:那小伙你呢,火力壮不壮啊?

张杰:(不含糊地)咱火力壮不壮你不知道啊?

刘丽:德行吧。

两人聊着天,喝着饮料。谁都没注意,在客厅的一角,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慢慢的出现,冷冷地看着张杰和刘丽。

6、客厅,内,日

刘丽在收拾客厅的卫生,结婚已经有段日子了,墙上贴的喜字都耷拉了一角,上边也有了灰。刘丽过去粘上,那抹布擦了擦。

身后,慢慢出现了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。

刘丽转身,拿拖把拖地。那个女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。刘丽似乎感觉到身后有人,猛然回身,沙发上空无一人。刘丽疑惑地回身,继续打扫。

7、走廊,内,日

刘丽推了推房间门,门锁着。

刘丽掏出手机,拨打电话。

刘丽:张杰啊,咱们家小屋的门你怎么老是锁着啊?我想打扫下卫生都打扫不了。

(画外)张杰:哦,那个屋里我放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满满地,好几年也没收拾了,等我有空了好好收拾收拾吧。

刘丽:你还老是锁着。

(画外)刘杰:不是老锁着,是有日子没开了,钥匙不知丢哪儿了。哎呀,你就别管了,到时候我收拾吧。

刘丽:那好吧。

刘丽转身,白衣服女人就静静地站在门的旁边。

8、卧室,家,内

张杰刘丽在休息,关着灯。刘丽翻了个身,伸手打开床头灯,慢慢起床,走出卧室。身后,白衣女人,慢慢出现,躺倒了刘丽刚才的位置。

外边是开关门声,抽水马桶声,流水声。门开了,刘丽回来了。刘丽做到床边,伸手去关灯,却突然感觉身后有东西。猛然起身。

刘丽:(尖叫)啊——

张杰坐了起来,揉了揉眼睛。

张杰:怎么了,丽丽?

刘丽:(很害怕的样子)不知道,刚才我好像是摸到了一个人。

张杰:摸到了谁,这屋里除了你就是我。

刘丽:不是,不是你,肯定不是你。冰凉冰凉的。

张杰:幻觉了吧,深更半夜的。

卧室墙角,白衣女人静静地站着。

刘丽:(歇斯底里)没有,不是幻觉,不是幻觉。(说着说着痛哭起来)这次肯定不是幻觉。

张杰把卧室的主灯打开,披衣服走过来,搂着刘丽,慢慢走到床边,坐下。刘丽缺猛然起身。

刘丽:(边哭边说)我刚才感觉很真实,我就是摸到它了。穿着衣服,纱的,有花边,像是裙子,我摸到了它的肉,很光滑,但是冰凉冰凉的,扎手。就像……就像是……死人。

张杰赶紧过来搂住刘丽。

张杰:亲爱的,亲爱的,你肯定是错觉了。你摸摸我,也许是我的身体露在被子外边久了呢。是不是啊?

刘丽:自从结婚以后,我就老是觉得咱们家还有一个人的存在。

张杰:当然有人了,那不是我嘛。

刘丽:你别打岔,你让我说清楚。我老是感觉咱们家还有第三个人存在,老是有这种感觉。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,我都不敢往角落看,老感觉有个人站在那里。我没跟你说,怕你说我疑神疑鬼的,但是今天不一样,我感觉我摸到它了。

张杰:这个房子我住了十多年了,哪有这种事。

刘丽:我不管,今天我不能在这儿待了。我要回家,你赶紧穿上衣服,送我回家。

张杰:这深更半夜的,你就不怕吓着你妈。

刘丽:那怎么办怎么办?反正今天我是不敢在这儿睡觉了。

张杰:这是咱们家,你不在这儿,你去哪儿啊,没事的,没事的啊,你抱着我,我火力壮啊。要不,你在我这边,我去你那边,好吧?

刘丽:(犹豫地)那……好吧……

刘丽慢慢走到床的那一边,看着张杰。张杰躺倒了这一边。刘丽才慢慢躺下。

白衣女人从角落里走出来,满满地躺倒了张杰这一边。

9、楼道,内,日

张杰刘丽提着东西站在门外。刘丽按门铃。门开了,刘丽妈出来。

刘丽:哎呀,可到家了。

刘丽妈:这丫头。(对张杰)

张杰:妈。

刘丽妈:唉,快进来吧。别老买东西,挺贵的。

张杰:不贵。

10、客厅,内,日

刘丽塔拉着拖鞋四处看,到了刘丽家,明显能感觉到刘丽的放松和张杰的拘谨。刘丽妈拿来了水果。

刘丽妈:吃水果。

刘丽:哎呀,你别管了,我吃还不知道自己拿吗?

刘丽妈:我给人张杰呢,给你了吗?坐会吧,不知道累啊。

刘丽:(抻了个懒腰)回到家里就是舒服啊。

张杰:妈,你看看,好像是我虐待她了。

刘丽:(撒娇地)你就是虐待我了。

刘丽妈:(嗔怪)这孩子。

张杰嘿嘿笑,不说话。

刘丽:我爸呢?

刘丽妈:你爸啊,上超市了,给你们买好吃的了去了。

刘丽:嘿嘿,还爸疼我啊。

刘丽妈拍了刘丽一下。

刘丽妈:真是白疼你了。(对张杰)对了,上次那事怎么样了啊?

张杰:什么事啊。

刘丽妈:就是那天晚上丽丽说摸到了一个什么的那回事啊。

张杰:(对刘丽)啊,你都跟妈说了啊?

刘丽:我受了委屈当然要跟我妈说了啊。

刘丽妈:丽丽跟我说了以后啊,我就一直不放心.这不,一放假,我就让你们赶紧来这边住几天。我呢,也帮你们打听了一下。你们年纪小,没经过事,可不准说我是迷信啊。

张杰:不会不会。

刘丽:妈,你就说吧。

刘丽妈:我听人说的啊,咱们这儿有个很厉害的阴阳先生,一会吃了饭咱们一块去看看。

张杰:(犹豫地)妈,这个,不用了吧。

刘丽妈:怎么不用?你们不懂,现在你们还年轻,没感觉,接触哪些东西久了身体就垮了。

张杰:哪有什么东西啊。

刘丽:你就是不相信我,我都跟说了多了遍了。那天晚上我就是摸到了。

张杰:这……这……我不是不相信你,我是觉得你有可能摸得是我吗。

刘丽:不是你,就是一个女人,我的感觉没错。

11、客厅,日,内

秦半仙一身唐装,很是仙风道骨的样子,一手托着罗盘,一手晃着招魂铃,嘴里念念有词。在张杰家四处查看,张杰、刘丽紧张地跟在身后。

12、客厅,日,内

秦半仙喝了一口茶,慢慢睁开半闭的双眼。张杰、刘丽紧张地看着他。客厅一角,白衣女人就静静地站在那儿,看着他们。

秦半仙:这是一个孤魂野鬼。

张杰:孤魂野鬼?

秦半仙:没错,你们家所在的位置原先是一处坟场。后来才开发成了楼盘。

张杰:对,没错,我听好多人说起过。可是别人家里怎么没事啊?

刘丽:对啊对啊。

秦半仙:那就要从你们家正正对的那棵槐树说起了。

刘丽:槐树?

张杰:龙爪槐?

秦半仙:没错,所谓前不栽槐,后不栽柳,当院不栽鬼拍手。现在的人啊,根本就不管不顾。槐树乃是五鬼树之一,阴气最重,鬼物都喜欢聚集在上面。而你们家呢与那颗槐树的方向呢正好是太阴方位,你说那个女鬼不去你们家去谁家啊?

张杰、刘丽,惊得目瞪口呆。

刘丽:那怎么办呢?

秦半仙:还好时间不长啊。要是时间再长点那个鬼物成了气候,那可就要大费周章了啊。这样,我给你们一道符,你们再去外边买三尺花布,三两小米,今晚子时,你们用花布包着小米系到那颗槐树上,然后把符烧了。

张杰:哦,明白了,明白了,谢谢大师。

秦半仙没有反应。

张杰反应过来。

张杰:哦,对了,这是500块钱,是给大师的辛苦费。

秦半仙还是没反应。刘丽冲张杰使了个颜色,张杰又赶紧掏了一把钱出来,数了数。

张杰:大师,这是一千,您看……

秦半仙借过钱,看也不看放到兜里,有从旁边兜里掏出一张黄色的纸符。

秦半仙:当然了,我是方外之人,是不会要你们的钱物的,但是我家老仙出马替你们背了这段因果,能没有个报酬么?

张杰接过符,看了又看。刘丽也凑过来看。白衣女人也从角落里走过来看。

13、小区,外,夜

树上系着花布,张杰在烧纸符,嘴里念念有词,刘丽蹲在张杰身后。

14、卧室,内,夜

张杰、刘丽上床睡觉。刚躺下,白衣女人又从角落里慢慢出来,躺倒了刘丽的旁边。

(特写)刘丽猛然睁开眼睛,看到了面对面的那个女人。

刘丽一咕噜爬起来。

刘丽:(歇斯底里)鬼啊——

张杰也爬起来,开亮了灯。

张杰:又怎么了?

张杰不说话了,他也看到了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。

刘丽吓得躲在张杰身后瑟瑟发抖。

张杰看着白衣女人,叹了口气。

张杰:你还有完没完啊?

白衣女人不说话,就是静静地看着他们,眼神冷冷地。

刘丽:你认识她?

张杰:(仿佛没听到刘丽的话,依然看着那个女人)你到底怎么才回放过我?

刘丽:怎么办啊,怎么办啊?赶紧给秦半仙打电话?

张杰:(回头对刘丽)你还不明白吗,没用的,没用的。

刘丽:那怎么办啊?

张杰:(下定决心)穿衣服,走!

张杰、刘丽穿衣服,那个女人依然静静地看着他们。

张杰、刘丽从卧室跑出去。

15、客厅,内,夜

没开灯,张杰、刘丽摸着黑来到玄关,开门出去。

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站在门口,慢慢转过身来。

(特写)女人惨白的脸,想说话,张了张嘴,却只发出了沙哑的“啊、啊”声。

16、朋友家客厅,内,日

韩淑珍搂着刘丽笑声嘀咕,坐在沙发侧位,张杰和王小帅坐在主位。张杰在叙述,王小帅在喝着水。

刘丽:淑珍姐,这个人这么年轻,能行么?

韩淑珍:你可别看这王小帅年轻啊,那本事可大了,附近的人家里发生这种事的都去找他。并且人家不是吃这个饭的,不指着这个。

张杰:事情基本就是这样了。

闺蜜:小帅,有办法吗?我可都给你吹出去了啊,丽丽是我闺蜜,你可得好好处理了哦。哎呀妈呀,听着都吓人。

王小帅:韩姐,我还没去看看呢,哪能就有办法啊。(对张杰)我还有一个问题啊?

张杰:你问吧。

王小帅:在那晚之前你见过那个烟魂吗?

张杰:什么?

王小帅:就是女鬼。

张杰:哦,没有,一次都没有。

王小帅:哦,那就有点奇怪了,你身上的阴气可比刘丽身上的重多了。我估摸着,至少得有十年了吧。

刘丽:(惊)什么?

张杰:这不可能吧?

王小帅:是这样的,人鬼殊途,阴阳两隔,正常情况下人是看不见鬼的,鬼也不喜欢往生人身边凑。可能你们不知道,除了特殊情况下,鬼是没有意识的,行事只凭本能。而这个女鬼能够生活在你的身边十年之久,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?

张杰:哦。

王小帅:(猛然看着张杰)你就从来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?

张杰:(低下头)没有。

王小帅:那好吧,咱们去你家看看吧。

17、小区,外,日

一辆轿车停下,张杰、刘丽、王小帅、韩淑珍分别下车。

18、楼道,内,日

张杰、刘丽、王小帅、韩淑珍四人来到门前,张杰掏出钥匙开门。王小帅四处打量。

韩淑珍:你看出什么了么?

王小帅摇了摇头。

王小帅:进去吧。

众人进屋。

19、客厅,内,日

张杰、刘丽、王小帅、韩淑珍四人进屋。张杰在前,王小帅跟在张后面不停地四处打量,刘丽和韩淑珍慢慢地跟在后面。

王小帅走到了小卧室的门前,拿手一指。

王小帅:这个屋打开我看看。

张杰:这个屋平时就是存些破烂,好久没开过了。

刘丽:恩,自打我们结婚我就没进去过。

王小帅:还是打开吧,这个屋有问题。

张杰看了看王小帅,慢慢掏出钥匙,拧动门锁。门慢慢推开了。

20、小卧室,内,日

屋里很干净,也很宽敞,只有靠窗摆着一张桌子,桌子上摆着一个相框,相框是里黑背的遗像。照片就是那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。相框前还摆着一些贡品。

21、客厅,内,日

小卧室的门被猛然关上。

刘丽:(愤怒地对张杰)你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吗,这是怎么回事啊?难道那个女鬼是你养的?

张杰:别胡说!

王小帅:这可不是胡说。这个女鬼就是你养的。

张杰:(目瞪口呆)什么?

22、客厅,内,日

韩淑珍在安慰刘丽,张杰抱着脑袋坐着,很痛苦的样子,王小帅坐在旁边看着。

张杰:她叫李娜,是我的高中同学,也是我的初恋情人。

23、学校走廊,内,日

(闪回)张杰和李娜低着头默默地从校长办公室里出来,傍晚的太阳透过走廊端头的窗子,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。(闪出)

24、校园,外,日

(闪回)张杰和李娜默默地走在校园里,周围的学生纷纷躲着两人,还有人在背后指着他们笑声的议论。(闪出)

25、老师办公室,内,日

(闪回)张杰、李娜站在老师的办公桌前,低着头。老师甲、乙分别坐在桌子的两侧。

老师甲端着杯子喝水,边喝边和老师甲聊天。

老师甲:现在的学生啊,一个个的年纪不大,也不知道他们的脑子怎么就那么多情啊爱啊的。

老师乙低头写字,没说话。

老师甲:你也别生气,学生嘛,还得慢慢引导。

老师乙:(抬起头来)我也不多说什么,你们呢也都不小了。明天把你们的家长都叫来,我很想问问他们,如果说他们都觉着你们长大了,可以搞对象了,可以结婚了,那就让他们把你们俩领回去结婚生孩子,不要在学校里搞这些东西,伤风败俗!你们不学习,其他人还要学习呢。看看你们,一个跟油头粉面的,跟小流氓有什么区别,另一个呢花枝招展的,跟街上的野鸡一样,上了这么多年学,你们都学会了什么,就学会了泡妞、勾引男人吗?作为你们的老师我都没脸见人。对于你们,我只能说一句话,那就是:不要脸!(闪出)

26、校园,外,日

(闪回)张杰和李娜站在校园一角。

李娜:我不想活了。现在全学校的老师、学生都知道了我不要脸,勾引男人。回家我爸我妈会打死我的。我不想活了。

张杰:我陪你。要是让我爸妈知道了,也会打死我的。

李娜:好,今晚我给你发短信,咱们一起死。

张杰:好。(闪出)

27、客厅,内,日

(特写)张杰泪流满面的脸。

张杰擦了下脸上的泪。王小帅、刘丽、韩淑珍坐在旁边听他继续说。

张杰:我爸发现了我的异常,就追问我,还把我关了起来,我没死成,后来我也不想死了。但我总觉得对不起娜娜,我就偷偷地给她弄了个灵堂。一开始是在我爸妈那儿,让他们发现了给烧了。我自己买了房子就在小卧室弄了个。开始还没啥感觉,就是有时候做梦会梦到她,梦到她在追问我,有没有忘了她,当年为什么失约了。再后来慢慢地就经常会发现她出现了。我也怀疑过是不是我设灵堂的缘故,想过烧了,但是又担心惹恼了她,不敢了。我也是骑虎难下了。

王小帅:吸取教训吧,多亏了李娜生性善良,没有怨恨你,不然你可就闯了大祸了。

28、陵园,外,日

张杰蹲在墓前把李娜的遗像慢慢烧着。身后站着刘丽、韩淑珍、王小帅。众人无语。

29、陵园,外,日

张杰、刘丽、韩淑珍、王小帅慢慢向陵园外走去。身后穿着白色连衣裙的李娜静静地站在墓边看着他们。

(剧终)
免责声明:金象微电影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,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、排版、编辑,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