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斗

暗斗

悬疑、恐怖

作者:王女士 年代:其他 类型:悬疑/战争 时长:90分钟 评论:评论 查看:0 发布时间:2015-12-18
换一篇
  • 故事梗概
 第1场:地点、医院楼道走廊、时间、夜

  (人物:杨伯)

OS:风声、雨声、雷电声!

OS:哚哚哚哚……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上响起。

  ※停尸房看守人杨伯推着推车独自一人走在医院空旷的楼道走廊上。

OS:推车四轮轱辘发出刺耳的噪音。

  ※推着推车的杨伯到了走廊转角口,停下脚步,左右瞧了一眼,继续前行。

  ※走廊尽头的停尸房门虚掩着,杨伯神情惊惧的回头瞧了一眼,跟着在门口停下脚步,小心翼翼的朝门内窥看。

OS:嘎吱……木门开门声。

  ※杨伯伸手推开了木门。

  第2场:地点,医院停尸房内、时间,夜

  (人物:杨伯、李铁汉)

  ※停尸房内,灯光暗淡,几张简陋的停尸床上停放着几具盖着白布的尸体。

  ※杨伯站立在安静的停尸房内,跟着,他缓缓走到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站住脚步。

  ※杨伯掀开白布,尸体露出惨白的面容。

  ※杨伯盖上白布,吃力的将尸体拖抱到推车上。

OS:嘎吱,停尸房门扇动声。

  ※杨伯打了个激灵,眼露惊惧之色朝身后的门瞧去。

OS:闪电划过,惊雷骤然响起!

OS:“啪”的一声,停尸房一侧破旧的窗户被狂风刮开!

  ※一道黑影从窗户外闪过。

  ※杨伯惊愕的瞧着窗户口,眨了眨眼,以为自己眼花。

  ※这时,一个黑衣人(李铁汉)已经悄声无息的站立在杨伯身后。

  ※杨伯身子瑟瑟发抖的转过头去,面上惊惧的表情顿时凝固。

  第3场:地点,警局办公室内,时间,日

  (人物:秦聪、徐敬膺)

  ※一只蟑螂从桌上爬过。

  ※秦聪趴在桌前,睁大眼睛瞧着蟑螂。

  ※徐敬膺走进办公室内。

  徐敬膺:探长。

  秦聪:嘘。

  ※蟑螂爬到了地面。

  ※秦聪也趴在了地上,观察蟑螂行进路线。

  ※蟑螂一直爬到垃圾纸篓一侧地上的半张油饼上。

  ※一只脚突然踩了上去。

  ※趴在地下的秦聪站起身,瞪着徐敬膺。

  秦聪:杀蟑灭口?

  ※徐敬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。

  徐敬膺:还是我们探长细心,连蟑螂都要追根究底,不愧是咱们重庆第一神探,小的佩服。

  秦聪:少拍马屁,老子不吃你这一套,我问你,这半块烧饼是你小子刚才吃剩下扔这的?本探长的办公室一向整洁,以后你小子再乱扔吃的,老子将你扔进蟑螂堆里喂蟑螂!

  徐敬膺:是是,您真是料事如神,小的下次不敢了。咦,探长,局里这么多人,您怎么知道这烧饼是我吃的?

  秦聪:你看你身上还有两粒芝麻呢。

  ※徐敬膺低头看。

  徐敬膺:哎,真是啊。

OS:铃铃铃铃……一阵电话铃声骤然响起。

  ※秦聪拿起电话,眉头一皱。

  秦聪:喂,什么?

  第4场:地点,医院走廊,时间,日

  (人物:秦聪、徐敬膺、群演若干)

  ※医院走廊入口拉起了警戒线,警戒线外,病人、医生、护士围在警戒线外指指点点,低声议论,几名便衣、制服警察站立在众人前维持着秩序。

  ※秦聪、徐敬膺穿过围观人群进入走廊,一名制服警察迎了上来。

  警察甲:王探长。

  秦聪:现场有没有人来动过?

  警察甲:没有,接到报案我们就封锁现场。

  秦聪:嗯,很好。

  第5场:地点,医院停尸间内,时间,日、

  (人物:秦聪、徐敬膺、群演若干)

  ※停尸间内,两名便衣正在仔细的勘验现场,秦聪蹲在杨伯尸体一侧。

  ※用棉球堵着鼻孔的徐敬膺站在秦聪身后探头探脑的。

  徐敬膺:头儿,这老头的死相怎么这么难看?挺渗人的。

  ※秦聪回头瞪了徐敬膺一眼。

  ※徐敬膺别了一眼,立马住嘴。

  ※两名警察将杨伯的尸体抬上推车,推出了停尸房外。

  ※停尸房内只剩下秦聪、徐敬膺两人。

  ※秦聪走到停尸房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前,随手掀开白布瞧了一眼,跟着盖上后,缓步走到窗边,瞧到窗台有一个脚印。

  第6场:地点,警局办公室内,时间,日

  (人物:秦聪、徐敬膺)

※秦聪皱着眉头,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。

※办公室被猛的推开,徐敬膺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。

徐敬膺:头儿,我回来啦。

  秦聪:我说你小子怎么回事?又忘了敲门!

  ※徐敬膺讪讪的挠了挠头。

  秦聪:尸检结果出来了吗?

  徐敬膺:出来了,头儿,这次咱们遇到怪事了。

  秦聪:怪事?什么怪事?

  徐敬膺:头儿,那老头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伤痕,验尸官说了,那老头儿是被吓死的。

  秦聪:吓死的?

  ※秦聪皱着眉头不以为然的瞧了徐敬膺一眼。

  徐敬膺:是啊,头儿,我还听见不少议论呢。

  秦聪:议论,议论什么?

  ※徐敬膺神秘兮兮的左右瞧了一眼,把头往秦聪面前伸了伸。

  徐敬膺:我听那些人说啊,说……说停尸房在闹鬼。

  秦聪:闹鬼?我看你今天撞鬼了。

  徐敬膺:头儿,你别不信这个邪,你想想看,那老头是个看尸体的,成天跟死人打交道,什么样的没看过?居然会被吓死,那不是闹鬼是什么?

  ※秦聪不以为然的笑了笑。

  秦聪:嗯,这个案子有点意思,大勇,你先去查查死者的背景,顺便再查查停尸房那些尸体的死因还有尸体的背景资料。

  徐敬膺:啊?还要查尸体?

  第7场:地点,茶馆,时间,日

  (人物:秦聪、群演若干)

  ※江安茶馆内,听书的、遛鸟的、摆龙门阵的,嘈杂、喧嚣。

  ※秦聪坐在茶馆一角,悠闲的品着盖碗茶。

OS:号外号外!涪北医院停尸房发生奇案!守尸人据说遇鬼被活活吓死!号外号外!(川话)

  ※邻桌的茶客听到号外,纷纷议论。

  ※秦聪皱了皱眉头,瞧向了卖报的报童。

  秦聪:小孩过来,卖份报纸。

  茶客甲:听见没?停尸房闹鬼!你晓不晓得这件事?(川话)

  茶客乙:咋个不晓得,我家小姨妹儿就在涪北医院当护士。(川话)

  茶客甲:啥?你家小姨子在那家医院当护士,你赶紧说,到底是咋个回事?

  茶客乙:嘿嘿,还能咋个回事,真遇见鬼了,我跟你说嘛,听我家小姨妹儿说,那个守尸人临死表情忒恐怖,我还听说啊,守尸人的胆都破裂了,你想想,一个看守死人的人胆都吓破了,那不是遇到鬼,还会是啥了嘛?

  茶客甲:有道理,哎,你说,这世上真的有鬼?

  茶客乙:难说,难说…...

  ※秦聪听到这里,皱着眉头将手中的报纸一卷,站起身来步出茶馆。

  第8场:地点,军统重庆站办公室内,时间,日

  (人物:姚世明、张耀山)

  ※坐在办公桌前的军统重庆站站长姚世明放下电话,跟着站起身来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。

OS: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  姚世明:进来。

  ※行动组组长张耀山推门进入办公室,垂手站立姚世明身前。

  张耀山:站长。

  姚世明:什么事?

  张耀山:医院的杨老头死了。

  姚世明:嗯,知道了。

  张耀山:只是……杨老头的死已经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。

  姚世明:哦,怎么回事?

  张耀山:属下还不清楚,您看,是不是该查查?

  姚世明:嗯,我看这事没那么简单,这么快就传得满大街的人都知道了,上面都打电话问下来了,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?

  张耀山:属下知道。

  ※张耀山恭敬的行了礼,垂手退出办公室。

  ※姚世明露出一丝阴笑。

  第9场:地点,戏园子门口,时间,夜

  (人物:徐敬膺、樊姨太、丫鬟小兰、李铁汉、群演若干)

  ※戏园子大门口人来人往,大门一侧挂着《五鬼闹钟馗》的戏牌。

  ※李铁汉坐在戏院门口看书。

  ※徐敬膺带两跟班晃晃悠悠的闲逛到戏园子门口,瞧了眼

  《五鬼闹钟馗》的戏牌。

  徐敬膺:呸!又是鬼?晦气!

  跟班甲:队长您福星高照,怎么可能晦气嘛。

  跟班乙:就是,咱们局里除了探长,就是咱们黄队最红了。

  徐敬膺:嗯,你两个家伙说得有道理啊。走,进去吧。

  ※徐敬膺三人向戏院内走去。徐敬膺见李铁汉看书没招呼自己。转身指着李铁汉。

  ※徐敬膺:妈的,这还不晦气吗?连个看门的都不理我。

  ※跟班甲:你小子没长眼哪,咱们队长来了也不招呼一声。

  李铁汉:对,对不起,不知道几位驾到。

  ※徐敬膺上前就是一耳刮子。

  徐敬膺:你不认识大爷我啊,你不在后面绣花,你跑前面现什么眼。

  ※李铁汉捂着脸,眼里抹过一丝冷意。

  樊姨太:好大的威风啊。

  ※樊姨太带着丫鬟瞪着徐敬膺。

  徐敬膺:你是哪根葱哪根蒜哪。

  丫鬟:放肆!你竟然敢这么跟我们家夫人说话?

  徐敬膺:夫人?哪家的土地奶奶哪。

  丫鬟:瞎了你狗眼,樊将军的夫人你都不认识?

  ※徐敬膺与两个跟班脸色大变。

  跟班甲:队长,这主咱么可惹不起哪

  跟班乙:糟了,惹祸了,怎么办?

  徐敬膺:笨蛋,看我的。

  ※徐敬膺陪着笑脸迎了上去。

  徐敬膺:哟,原来是樊夫人啊,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

  人都不认识自家人了,小的是侦缉队徐敬膺,这地

  段的治安归我管,我们探长得知您要来看戏,专门

  让我们来保护您的。夫人里面请。

  ※樊姨太冷哼一声,向戏院内走去,与李铁汉擦肩而过的时

  候,眼神有意无意的瞟了他一眼。

  第10场:地点,戏园子内,时间,夜

  (人物:尤文才、群演若干)

  ※扮演钟馗的戏班班主尤文才一口火喷出。

OS:一阵急骤的锣鼓声响起。

  ※戏台下的观众叫好,喝彩。

  ※尤文才变脸一一亮相。
免责声明:金象微电影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,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、排版、编辑,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