懵懂岁月

懵懂岁月

每个人都有的青春懵懂的初中爱情,青涩的中含着苦味,懵懂中带着痴情。

作者:啊然 来源:编创 年代:现代 类型:爱情/校园 评论:评论 查看:0 发布时间:2016-08-28
换一篇
  • 故事梗概
  • 人物介绍
今天黄昏,我骑着电瓶车从常州茂邦回家。在路上,我接到一个电话,她用着家乡话询问着我的情况——在我追问之下,她终于说出了那个在我内心隐藏了多年的名字!
  
  我猛地一惊,耳边响起当年她为我唱的那首《哭砂》,“你是我最苦涩的等待,让我欢喜又害怕未来——”
  
  许多年以前,我们都相当幼稚,班主任蒋老师在象棋比赛出现纠纷后开始“罢课”,语文课被停了一个学期!
  
  到了初二第二学期,蒋老师心情刚刚好转,数学老师由于“骨干教师”评选没能如愿,他心情不爽,我们数学课也基本停止了!
  
  看着前途日渐渺茫,我们这群无辜的“学童”,只有仰天叹息,没有的任何办法!
  
  数学老师消极怠课几个月之后,逐渐恢复了课程,可是全班成绩都下降了不少。
  
  蒋老师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利用暑假补课,他和数学老师使劲给加课,课程很快赶了上来,达到了两年上完三年课程的目标。
  
  进入初三之后,为了升学冲刺,老师们进行着各种模拟测试,然后私底下排着名次,预测着来年升学形式!
  
  为了缓减学习压力,蒋老师安排了国庆庆祝节目,一个是我的诗歌朗诵,一个是由碧云同学组织排练的舞蹈。
  
  碧云同学的文娱才能没人敢怀疑,她母亲是乡上川剧演员,从小受到不少熏陶,很小的时候她就在戏台上的川剧《陈世美》中扮演秦香莲的女儿——
  
  问题出在那个周末的晚上,上完晚自习,我们出去溜达一圈,路过街上的时候,文晖说了句:“咦,哪个这么晚还在放音乐?”
  
  明胜说:“这是碧云在排练舞蹈——叶琳的母亲在那个小卖部里面卖东西!”
  
  “咦,我们去找她们?去看她们舞蹈排练?”文晖突发奇想地说道。
  
  “开玩笑,这是在晚上?”我笑了笑!
  
  “卓然你是学习委员——”文晖说道。
  
  “学习委员,难道就能随便闯?”我犹豫道!
  
  “去就去!怕啥子?”旁边的卫红怂恿道。
  
  “以指导舞蹈排练为由——”文晖奸笑着望着我道。
  
  “怕啥子,走!”文晖真的来到木门前敲门!
  
  过了一会儿,有人来开门。
  
  文晖说道:“阿姨,学习委员来指导叶琳她们舞蹈排练情况!”
  
  听着这一句,屋内顿时静了下来——叶琳和碧云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,看着我们几个不速之客,她们惊奇地笑了笑!
  
  进入房间,叶琳给找来了凳子,坐下之后,我们犹豫着都没有了语言,傻乎乎地傻笑着。
  
  场面尴尬了一会儿!
  
  明胜开口说道:“学习委员亲自来指导你们舞蹈表演,你们可不可以跳一遍给我们看一看?”
  
  几个女孩羞羞答答地望着我们,切,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吧!
  
  “明胜,你可是我们班的班长呢?”我反击道。
  
  “我这个班长只当了半个学期,就被蒋老师剥夺了资格!现在就数你这个学习委员的官最大了——”明胜幽默地说道。
  
  这一句把大家都逗笑了!
  
  碧云笑了笑,开始招呼其她同学,犹豫了片刻,她们真的为我们表演了一次——真是太荣幸了!
  
  我们使劲鼓掌吆喝!
  
  文晖唱了首歌曲,卫红跳了几步“霹雳舞”,该我上场了,我装模作样把即将朗诵的诗歌给他们预演了一下。
  
  明胜特别搞笑,他知道自己没有长几个“艺术细胞”,这家伙居然当着女生的面做了五十个俯卧撑——
  
  我们都开心地笑了!
  
  说闹了一阵子,可是都笑累了!夜深了,我们趁着夜色翻学校的铁门回到简陋的集体宿舍。
  
  过了几天,文晖对我说道:“卓然,碧云请了几位女同学邀请我们去参加周末晚会,马上要毕业了,也算大家多一些回忆!”
  
  “什么,有哪些人?”我惊异地望着他!
  
  明胜过来了,他笑着说道:“我们学习委员肯定不可缺席——”
  
  我疑惑的望着文晖,他怎么可能有这个信息!
  
  明胜却说道:“文晖和碧云都住在街上,每天都会回家吃饭,只要在路边一等不就什么都清楚了!”
  
  “可是——”我说了句。
  
  “我们知道你喜欢的在二班,要不你去把她请来?”文晖神秘地说道。
  
  不会吧,他们怎么可能知道?
  
  “碧云从幼儿园和你就是同学,你咋个想的难道别人还不知道?”明胜说道。
  
  这自我认为是最深的秘密,连我妈都知道,还叫什么秘密?
  
  我怎么敢去请她,再说我哪有这个胆子!
  
  “我估计你不敢去请!”明胜嘲笑道。
  
  “我答应参加就是了!”我说了句,也怕他们继续提起这件让我难堪的事情!
  
  文晖又去动员卫红,卫红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
  
  过了一会儿,文晖过来说道:“杰明和启明也同意了——”
  
  只要班上前几名男生和女生都参加了,就没有了任何后顾之忧,毕竟“法不责众”,老蒋总不可能把十几个学生全部开除吧!
  
  文晖不断带来碧云那边的准备情况,估计这家伙天天都在路边传递消息!
  
  星期六上完上午的课程学校放假了,我们几个在学校里转悠不肯离开,不知有没有引起蒋老师的主意!
  
  闲着没事,我们几个跑到学校前面的山坡上去聊天,等待黄昏的到来!
  
  “明胜,我们几个都在这里——我们还是先商量一下!”文晖说完就盯着明胜。
  
  “对,让大家有个目标!”明胜立刻明白了!
  
  “据她们的消息,陈英比较喜欢富俊——他们都是成绩好,这是应该的!”文晖说道,“至于你卓然,你是看着二班的——我们是懂得起的!”
  
  我没有承认,当然也没有否认!
  
  “明胜,听说叶琳一直在关注你哦?”文晖说道。
  
  “不好意思,祥英也在关注我——”明胜真的大言不惭!
  
  “恭喜,恭喜!”文晖笑着说道。
  
  我们大家都开心地笑了!
  
  “杰明,你绝对那个比较合适?你看这几个女同学都在这里——”文晖问道。
  
  “我没有——”杰明支吾着说道。
  
  “不会吧,这么多还不够你选?”卫红取笑道。
  
  “碧云不错,也就考虑兄弟你了噻!这肥水不流外人田,当然考虑自己兄弟——”文晖乱点“鸳鸯谱”。
  
  杰明犹豫了,总不敢说没有女同学喜欢自己吧!
  
  文晖“拷问”启明,启明犹豫了片刻然后说道:“我觉得秀兰不错!”
  
  “好,小伙子有眼光,启明就和秀兰——”文晖重复道,接着说道:“我觉得媛君很好,今天上午她还对着我笑呢?”
  
  大家都哈哈大笑,也不知道文晖是不是在瞎说!
  
  卫红犹豫着说了一个女生的名字——
  
  真搞笑,班上几个女同学就被我们哈哈大笑地“瓜分了”。
  
  不知道文晖是不是真的从碧云那里听到了什么小道消息,还是这家伙随便瞎掰!
  
  到了黄昏,我们几个来到约定好的农贸市场,这农贸市场以前是唐刚开办的糖果厂,结果被这一群乡上领导吃垮了,现在搞成了进行农贸交易的市场——
  
  看见碧云带着叶琳站在那里招呼,我们进入了一个门市房间,里面放着电影队的喇叭、音响——没想到碧云还认识电影队的人!
  
  房间里,几个女同学正围在桌子边嘻嘻哈哈地啃着瓜子!
  
  碧云展现了超常的组织能力,给我们送来了茶叶开水——明胜怂恿杰明去帮忙,按照下午的商量,这可是杰明的“任务”!
  
  杰明傻笑了片刻,果真跑去帮忙,也算给大家一个交代!
  
  哈哈哈,我们笑惨了!
  
  随着夜色来临,周围逐渐安静了下来——我们的联欢活动也开始了!
  
  碧云拿出一个名单,名单上根据每人的年龄进行着“兄妹”排名,我被排到了第八,就是小弟的角色!
  
  没有了学校里的拘束和顾忌,每个人都表现得异常积极和兴奋,何况有了“人员的分工”,他们都有了表现的对象,都相当卖力的表现自己。
  
  或许就是文晖的“乱点鸳鸯谱”让相应女同学误解了,在对方的内心种下了“萌动”的种子!
  
  我们大家又唱又跳,显得异常激动和兴奋。
  
  当然我还是有所保留,毕竟我还是对不起那个神秘的女同学!
  
  说笑了许久,大家都累了。天刚蒙蒙亮,我们大家告辞了——
  
  这以后,每次路过过道时我都会抬头看墙壁的“黑板报”。这上面,有一篇我用毛笔书写的《国庆颂》,左下角有一个毕业班期末排名的名单,这上面有一个只要一看见就会让我无比激动的名字!
  
  这是我内心的秘密!哎,不过现在大家都知道了——
  
  有一天,晚自习结束之后,我们又在月光之下瞎吹!
  
  文晖不断吹嘘媛君如何对她“抛眉弄眼”和“含情脉脉”的笑。
  
  明胜不甘示弱,说叶琳和祥英为了他如何“仇敌”“内战”,说得异常夸张和离奇。
  
  在大笑之余,我保持着微笑什么也不说!
  
  “卓然,你家伙怎么不说!哎呀,你每天偷偷看二班的美女,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!”文晖嘲笑道。
  
  旁边杰明不停傻笑,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!
  
  “给她们取几个‘代号’,也便好称呼!”明胜提议道。
  
  “卓然,你家伙喜欢搞一些高深莫测的东西,给你的女同学取个代号噻?”文晖笑道。
  
  明胜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现在美国集合多国部队准备对伊拉克动武了,战争迫在眉睫,好戏就要开始了!咦,我就给她们取作‘美国’和‘伊拉克’——”
  
  “可是哪个是‘美国’,哪个是‘伊拉克’,我们却搞不清楚——”文晖问道。
  
  “你还看不出来,哪个的个性够厉害?”明胜故弄玄虚。
  
  “当然叶琳就是‘美国’,人家可是敢提着菜刀跟自己老爸打架的,祥英就是‘伊拉克’了噻,显得相对保守一些!”文晖大声说道。
  
  “小伙子果然厉害!”明胜赞扬道。
  
  听着这些,杰明不断傻笑,我们都开心地笑了!
  
  文晖怂恿道:“杰明,给碧云取个代号噻?”
  
  杰明顿时就傻了,他扭头望着我,想必他是想找我帮忙,毕竟我还是学习委员!
  
  我脑子一动,说了句:“就叫‘故乡的云’吧!”
  
  文晖大声赞叹道:“好,不错,果然有水平!”
  
  “可是这名字,不会吧,难道——”明胜好像听出了什么!
  
  “随便说的,杰明你不高兴就算了!”我说了句!
  
  “有水平!咦,给二班的那个取一个代号?”文晖说道。
  
  “‘艾尔莎’——”我神秘地说道。
  
  “你说什么‘艾尔莎’?没听懂,不过这名字也够洋气的!小伙子果然有两把刷子——”文晖笑道。
  
  他们不会知道,我是在引用“可爱狮子艾尔莎”的名字!
  
  很快,我们又被没完没了的复习、测试压得喘不过气来,大家都拼命的学习努力着!
  
  搞笑的是,富俊居睡在教室里面,只要睁开眼睛就可以看书学习了,真是为了学习舍得付出!
  
  不过效果是显而易见的,他的成绩直线上升,超过了长期霸占全乡第一名的陈英,终于为我们男生出了口气!
  
  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!
  
  那是初春的一天下午,蒋老师怒气冲冲地走进教师,他对着刘云女同学喊了声:“刘云,你立刻出去!马上出去!”
  
  刘云立刻傻了,对于班主任的“命令”,她显得不知所措,莫名其妙地站起来离开了!
  
  蒋老师翻找她的本子书籍,把书包桌盒找了一个遍——
  
  对于班主任的举动,我们感到异常惊诧!
  
  老蒋也太过份了,人家女孩子的东西难道能随便去翻?难道这刘云真的闯了什么祸事?
  
  过了片刻,蒋老师找出一个笔记本,他打开看了看,冷笑了一下,然后大声读道:“胜,你伟岸的身姿宛如天边屹立的青松——”
  
  这明显是抒发心中爱慕的诗句!
  
  啊,胜——不会吧,难道她暗恋明胜?这怎么可能?
  
  蒋老师气急败坏地挖苦道:“真不知道她在想些啥子?哎,就是有些人不知道天高地厚,不知道人心险恶,各人自己不注意自我保护,要是吃了亏能去怪谁?哎,真是太天真了!”
  
  我们不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心中充满了疑惑!
  
  接着蒋老师又大声“哎,学校的有些老师,称为老师都相当勉强——”
  
  蒋老师拿着那个笔记本急匆匆地离开了!
  
  下课了大家都议论纷纷,不少人对明胜同学有了误解。
  
  明胜立刻过来解释:“刘云经常往全胜老师寝室里跑,被老蒋发现了——这可是他侄女!”
  
  我们终于明白了其中缘由,原来是全胜老师,而不是这明胜同学!
  
  杰明笑着说道:“前个星期六,刘云去偷别人家的李子,结果被逮住了!”
  
  “什么偷李子?”我惊异地望着杰明。
  
  “刘云周末回家要一两个小时,经过巍峰山,去摘了几个李子,被人家臭骂了一顿!哎,这村民也太吝啬了,不就几个李子嘛!”
  
  刘云是文娱委员,而全胜老师家伙就是喜欢经常高歌几曲!
  
  那次他教我们唱了一首《红梅赞》,或许这让刘云同学刮目相看,私底下上门求教。这却引起了别人的非议,以至于引起了自己表叔蒋老师的怀疑!
  
  至于这些谣传,在小学也发生过一次。
  
  那是一个姓易的小学生经常到一个姓徐的老师的单身寝室里去耍,于是关于这徐老师的谣言开始在学校里面传播——
  
  这一件一闹,结果令小学毕业班的老师异常紧张,也就开始调查班上的“早恋”情况,没办法,我们的曹老师迫于当时舆论压力,也就把这些学生一个一个叫去询问了解,于是谁向谁抛了一个眉眼,谁对谁笑了一次,就开始在学生之间流传!
  
  还好我偷偷喜欢那个神秘同学的事情没有被人“挖”出来,要不我就真的说不清了!
  
  现在这情形又重演了,第二天刘云收拾自己的书包离开了学校——
  
  不过,过了三个月她又低着头回来了,自此以后再也听不到她带着“文言文”的语调,显得异常的老实和规矩!
  
  或许由于这件事,蒋老师多了一个心思,这家伙居然刺探到我们“兄妹结拜”的消息。
  
  这可是相当棘手的时刻,离升学只有三个月了,这可是相当关键的关键时刻,全班前十几名都集体参与,只要大家一分心,升入重点高中的可能性就渺茫了。
  
  他把几个女同学一个一个叫出去狠狠骂了一顿,受到指责的女同学神情沮丧的回来了!
  
  当然也是为了保护我们这几个“重点保护”对象,也就只好让她们吃苦了,真难为她们了,现在想来这心里也感到惭愧和歉意!
  
  由于明胜自恃成绩好,时常和蒋老师作对,蒋老师自然把他作为头号怀疑对象。
  
  有一次,蒋老师苦笑着说道:“班上有个把同学自以为成绩好,自己不好好学习,还去影响别人——哎,我多年的心血算是白费了!”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:“不过他考丹山高中是没有问题的,至于资阳高中嘛就比较玄了!”
  
  听着这句,明胜低着头不断偷笑!
  
  接下来,我们几个男同学也陆续被叫出去教育了一顿,当然和对于女同学的训斥和指责不同,老蒋采用的是安慰加鼓励!
  
  我作为最后一个也未能幸免,老蒋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你没有主动参与,今后一定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——我是相信你的,虽然你成绩不是最好,我还是安排你当学习委员,你就安心学习吧!”
  
  他当然不知道我也是天天参与谋划的!
  
  哈哈哈,这就是“老实人”的好处,即便是你干的,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!
  
  蒋老师绝对想不到,就是他的“多事”让大家不断强化了回忆,把基本已经淡化的回忆不断重复加深,再说即便明着不敢来,人家可以偷偷摸摸的行动噻!
  
  到了一个周末,搞笑的是,文晖提议到女同学的住址去——哇塞,这家伙胆子也真够大的!
  
  这引起了明胜强力支持,我不好说些什么,我总不可能去反对这些兄弟,于是我们沿着通往鲁家乡的道路说说笑笑的出发了。
  
  经过老街,来到一处新修的民房,这是碧云的家,房间里一个男孩在走动,再往前走就是一堵围墙——我往围墙里面偷看。
  
  许多年以来,只要我经过这片围墙,我都会神色慌张的朝里面偷看!
  
  “卓然,不知这小燕在不在,要不你去打个招呼?”文晖取笑道。
  
  我低声说了句:“咦,这围墙咋个越来越矮了!”
  
  “哈哈哈,这围墙越来越矮了?你是为了看里面的美女吧!”明胜嘲笑道。
  
  “你们不知道这一年我长高了不少吗,当然这围墙就相对变矮了——”
  
  “卓然,你家伙不老实,不敢承认!”文晖讥讽道。
  
  走了不少山路,文晖指着路边竹林里的民房说道:“这就是媛君的家——”
  
  “咦,你怎么知道?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  
  “这有什么奇怪,我可是一个人来个好几次?上次我还真的远远看见了她出来打猪草呢——”文晖笑道。
  
  没想到这家伙胆子真不小!
  
  又走了一阵子,明胜低声说道:“你们看,祥英的房子就在前面!”
  
  咦,没想到这明胜也知道祥英的住址,难道这家伙也时常往这里跑?
  
  这时候,文晖大声叫喊了一句:“明胜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  
  明胜当时就慌了。
  
  文晖又高声吼了一句:“明胜,你来找你女朋友?”
  
  这一吼还真的有效,只见祥英带着一个男孩从房间里面出来,远远望了明胜一眼,她低着头不停地偷笑。
  
  一条大恶狗猛地冲了出来,对着这群不速之客使劲狂吠,吓得我们神色慌乱的到处张望。
  
  祥英可就为难了,她不知道该不该过去牵那条恶狗,因为在门口站着一个一个怒气冲冲的中年男人,他正盯着使劲低头神色慌张的祥英,注视着我们这三个胆大妄为的家伙!
  
  明胜觉得形势不对,扭头就往回走,我们加快脚步迅速离开,就跟做贼的差不多!
  
  走过了一段路,我们都哈哈大笑!
  
  也不知道祥英的父亲有没有追问这事情,要不她就难以解释了!
  
  哎,也真够荒唐大胆的!
  
  接下来的时间,文晖不停说着自己如何行动,他得意洋洋地说自己又给媛君递了纸条,明胜也大肆吹嘘“美国”和“伊拉克”为了他如何大大出手,当时海湾战争也正打得“热火朝天”,有时也搞不清楚他究竟说的这个“美国”还是那个“美国”——
  
  文晖嘲笑道:“卓然,你太含蓄了,你不行动,别人怎么可能知道?你看,我和明胜就简单直接!你难道还害怕,不会吧胆子这么小——”
  
  我犹豫了,是啊,如果再不表达,马上要毕业了,要是别人都不知道,我六年的心血不就白费了,面对他们的“行动”我还保持沉默,这明显证实我的胆小和怯懦!
  
  初中升学考试的前几天,学校放假,我鼓足勇气提着一个纸袋到街上找到文晖。
  
  文晖一看就明白了,他说道:“卓然,你开始行动了——我给你扎起!兄弟,加油!”
  
  来到老街西边,也就是碧云房屋对面的那个台球室外,这里可以望见那围墙里面——
  
  徘徊了许久,我看见一个淡黄色的身影在左右走动!
  
  文晖喊道:“卓然,小燕在家里,要不,你快去找她?”
  
  “这怎么可能?”我立刻傻了,这可是相当考验胆量的时候!
  
  “要是她能出来就好了,省得你在这里观望、转悠!”文晖说道。
  
  淡黄色身影仿佛察觉到了什么,她犹豫了片刻,来到围墙门口四处观望了片刻,也还是不敢出来!
  
  文晖不停地催促:“快点去噻——”
  
  我浑身激动,还是不敢上前去招呼。
  
  过了一会儿,这身影回到围墙里面——
  
  碧云同学从房间里面出来,看见了鬼鬼祟祟的我们,她笑了笑就躲回去了,当然也怕我们干出什么荒唐的事情出来,毕竟自己父母就在家里呆着!
  
  过了一阵子,我提着手提袋回到了学校,文晖说体育李老师已经把寝室让给他住,以便他能参加晚自习!
  
  我把手提袋挂在旁边墙壁钉子上,然后就和文晖到处去闲逛了。
  
  考试结束之后,我来到寝室提着手提袋,打开一看,里面有个笔记本,上面是我绘画的许多图画,可花了我许多时间和精力,里面还有一封信,还有一张贺卡——
  
  一切都完好无损,可那个笔记本最后面多了一排文字:“同学,好好努力学习吧!”
  
  这就相当奇怪了,难道我以前没有看见?
  
  还是李老师发现了手提袋里面的秘密,把他交给了蒋老师,老将看了之后,不好说些什么,就在后面写下了这句话?
  
  没有管那么多,反正已经毕业了,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!
  
  过了一段时间,大家赶到学校查看考试成绩,然后各奔东西,考虑着自己的未来!
  
  开校之后,我们坐在资阳中学操场看台上谈论着在初中的疯狂——
  
  文晖拿出一叠贺卡,他写好给媛君的,明胜写好了给叶琳和祥英的,杰明给碧云写了一张,我也大着胆子给小燕写了一张——
  
  拿着贺卡,文晖和明胜回乡镇上去了。
  
  第二天,他们回到学校,文晖说:“我把卡片交给碧云同学,希望她能帮忙传递——她和卫红在原来的初中复读!”
  
  过了几天,我收到了一封信,打开一看居然就是小燕同学的。
  
  我激动极了,她说她家已经搬到了另一个地方,自己在那里读书!
  
  有了地址,我们开始了漫长的通信,思想有了寄托。经过通信,年轻人又开始“冲动了”,那是国庆节放假,我麻着胆子、鼓着勇气、厚着脸皮,赶着车来到了她的家里!
  
  她见到我又惊又喜——看着自己喜欢多年的女同学就坐在自己旁边,我除了激动就什么也说不出来!
  
  离开的时候,她把我送到车站,不停地挥手告别!
  
  过了几个月时间,我又来到她家,这一次,她把我送下楼就回去了!
  
  时间过去了一年多,我们已经相当紧张了,或许真的影响到了学习生活。
  
  春暖花开的时节,我再次来到了她的家中,我们相对无言,她深情地演唱着那首《哭砂》“你是我最痛苦的抉择,为何你从不放弃漂泊——”,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!
  
  伤心绝望之余,我离开了,回到学校,她写信来要回了她的照片,自此我长达八年的初恋宣告结束!
  
  由于这次打击,学习直线下降,我伤心痛苦的时候,在班上的某个角落,时刻有着另一双眼睛在关注着我,这眼神给了我不少的安慰于鼓励!
  
  为了逃避现实,我做出了个决定,离开了学校,到了一个陌生的千里之外!
  
  漂泊了许久,我回到了成都,明胜已经开始上大学了——
  
  一天,我们一起在出租屋里谈论我们的过去!
  
  “卓然,前一段时间我回了老家!你绝对想不到,‘伊拉克’祥英现在还在复读初中——”
  
  “什么,还在复读?别人都上大学了!——”我惊异地说道。
  
  “为了升学,读了八年初中,这是何等执着和无赖!还记得当时最看好的陈英同学吧,她保持了七年全校第一的历史记录,现在却是背着小孩,光着脚丫,奔波在乡村的田间道路上,这又是何等的悲哀!”
  
  “这也太可惜了!”
  
  “富俊到浙江大学读书去了,杰明在读电大,文晖在西南农大,卫红到了财会学院,我就在这里读书——几个女同学也都各自在读书进步!”
  
  “哎——”他们都在进步,可是我多年却停滞不前!
  
  “其实你当初不离开,现在也至少可以混个大学文凭——可是——”明胜叹息道。
  
  “算了,不要再说这伤心事情——”我苦笑着说道。
  
  “你知道吗,这叶琳读了二中之后,回到老家——据说出了一点问题!”
  
  “什么问题?”
  
  “肯定是精神压力过大,还不是没人喜欢,哎,等待别人来喜欢,也是相当痛苦的!”
  
  “想必也是吧!”
  
  “告诉你一个消息,你关注的那位女同学,在读畜牧学校,要不你联系一下?”
  
  “这怎么可能——”我犹豫着!
  
  “还有碧云当着大家的面,说她喜欢你——”
  
  “这——”我不知该说什么!
  
  “她一直在帮你牵线搭桥,难道她喜欢你才这样做的?”明胜不可思议地说道。
  
  “哎——真难为她了!”其实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,我又不是傻的!
  
  “你和那位没有可能了,现在碧云都向你表白了,要不,你马上行动——”
  
  “她和小燕太熟悉了,这不太好吧!”我担忧着。
  
  “卓然,你做人太含蓄了,干什么都瞻前顾后——这是最后的机会,只要你一放弃,你怎么对得起人家关注你这么年!她知道你喜欢小燕,就义不容辞的为你牵线铺路,要知道女人都是很自私的,换做别人谁会为你牺牲,哪个会把机会送给别人!”
  
  我顿时傻眼了——
  
  “现在你和小燕没有了可能,难道你又要放弃碧云?”明胜埋怨道。
  
  “如果没有那件事,我绝对早就行动了——”我说了句。
  
  “马上行动!我敢保证,连你那位女同学也不敢公开承认她喜欢过你!”
  
  我没有再说话!
  
  “想必你家伙也是知道的,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给碧云取‘故乡的云’的代号了,哎——”明胜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  
  过了一段时间,见我没有任何行动,明胜又开始埋怨了:“你怎么没有行动,难道你真的要放弃——”
  
  “算了,有些记忆是要用一辈子去忘记的——她们那么好的关系,我没有必要去破坏!”
  
  “你怎么对得起人家十几年对你的关心?”
  
  哎,或许就是上次我陷得太深,过了五六年我还时时常做梦遇见那个女同学,在这种情况我又怎么敢去找碧云,她们可是经常在一起的多年好姐妹!
  
  自此以后只要一回到资阳,我就心惊胆战的不安,真怕遇到她们两个,一个她欠我的,一个我欠她的,这可相当难以面对!
  
  后来我又到了遥远的他乡打工,过了许多年,我终于等到了那个电话,小燕说了句:“以前我们都太年轻了,我一直想对你说一句对不起!”
  
  她当然不会想到,为了等待这句对不起,我已经等了二十年!
  
  接着她说,她是在碧云的帮助下才有了我的号码,自己也鼓起了好大的勇气才打了我的号码——
  
  我顿时又激动非常,看得出来,碧云同学为了我还在付出!
  
  挂了电话,我回想起初中时看过的《滚滚红尘》,脑海中不断回响起歌词:“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年少不经事的我,红尘中的情缘,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——”
  
  终于,我明白了这歌词的真正含义,就像那首《哭砂》!
免责声明:金象微电影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,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、排版、编辑,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